随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岳母在上综

2019/06/24 来源:随州信息港

导读

世界上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而是我就站在你的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戈尔泰.飞鸟与鱼…………他一直幻想着, 那样惨烈的结局不曾发生

世界上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而是我就站在你的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戈尔泰.飞鸟与鱼…………他一直幻想着, 那样惨烈的结局不曾发生。#杂ㄨ志ㄨ虫#…………在香波地群岛这家安静得过分的咖啡馆里, 夏洛特.蒙多尔如往常呆在蛋糕岛的地下图书馆里那般,闲适的翻阅着手中的书籍。此行随他登陆的部下们, 一部分人伪装成顾客零零散散分坐在店内, 连日来所有人都无所事事却也没有谁敢不识趣大声喧哗, 因为都知道他不喜欢喧闹。静谧悠闲的时间里,指尖书页翻过一页的间隙, 夏洛特.蒙多尔拨冗分神环顾周遭一遍, 目光落到一处,顿了顿复又收回。午后的咖啡馆内不算门可罗雀,虽然都是伪装, 他的属下们倒也表现得与那些普通顾客相差无几,只不过, 或许在路人看来, 这间看似寻常的咖啡屋里, 有些古怪的地方就是店内临街那几个座位无人落座了吧?当然, 哪怕是破绽,夏洛特.蒙多尔也不允许临街靠窗那几个位置被被无关之人占据————因为他在等, 等着一个人出现。午后的太阳慷慨挥洒着光,浅金辉芒透过玻璃迤逦而入, 投在原木色桌椅上,反射出微微暖意, 在夏洛特.蒙多尔眼中, 那几个座位象征着期待, 他等的人出现之前它们几乎是他的希望。他在等,等着与她相见。通信十年,她终于答应和他见面,约定的地点在香波地群岛70号地区,紧挨着海军与政府所在区域,对平民来说的安全地带。地点是她决定的,70-79号区主要是旅馆街,其中更也有许多别具特色的店铺,位于70号区这家名为‘青鸟’的咖啡屋虽然名不见经传,只是在旅游杂志上偶尔提及,她却选择了这里。她的来信中写道,因为‘青鸟’也是幸福的意思。‘青鸟’是传说中的奇幻生物,每一个见到它的人此生都会幸福安稳————她总有许多奇思妙想,他也总是着了魔似的愿意去相信她笔下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她眼中的世界盛大丰美,路边的花天上的云,甚至一滴水珠都似乎有自己的思想,她的笔下世界如妖精国度,有着许许多多世人无法想象的浪漫美好。而对夏洛特.蒙多尔而言,她就象她自己所幻想的妖精,纯美得令他觊觎。代表着幸福的青鸟,她和他约定见面的地点,这里同时也是象征着他所有期待的地方。为了这次见面,夏洛特.蒙多尔动用了手中所有能动用的力量安排一切,只求得到他想要的宝物。他比约定日提前整整五天抵达,登陆后的件事是将这家名为‘青鸟’的咖啡屋彻底掌控,此时店主、招待、顾客,甚至店铺外街头巷角不时经过的行人,全部都是他的手下伪装。他设计好每一个步骤,暗中控制了这片区域所有路线,他的海贼船队藏匿在临近的一个港口,随时可以启航返回新世界。他如今只等着她的出现。…………五天来,夏洛特.蒙多尔每天都坐在隐蔽角落,悄无声息窥视着与她约好落座的位置,临街靠窗的位置————她说,先抵达之人坐在窗边,那样,眼就能看见彼此。还可以俗气的带着一束花语是友情的浦菊…他一直没有见到想见的人,五天里咖啡馆临街那排座位落座过许多不知情的客人,却没有一个是她。今天开始是约定日的天,伟大航道变幻莫测,谁都无法预料旅途中会出现什么意外,她和他约定各自在这里等三天,如果此行失约,那么必须在下一期交友杂志中刊登平安的信息,以免彼此挂念。她一直考虑得很周到,然而她却不知道,为了见她,哪怕是岩浆地狱硫磺血池,也无法阻挡他的步伐。他自新世界万国海域出发,一路跋涉,穿过与妈妈敌对的白胡子海贼团所庇护的人鱼王国,悄悄潜入各方势力犬牙交错的香波地群岛,在毗邻海军本部的这里停留不去,无视被察觉后必定受到海军本部精英战力围攻的危险,无论如何都要等到她。隔着赤土大陆又如何?她是海军家属又如何?他一定会等到她。…………等待的时间缓慢而难耐,正因为太缓慢,经过五天来无数次的希望又失望之后,约定日开始的天,到得下午,夏洛特.蒙多尔反而变得冷静。他想,她或许路途中被什么事延误才会到此时都没有出现,他已经等了许多年,只是一日的空等算不了什么,还不至于让他方寸大乱。告诫自己不必心急如焚,又一次一无所获之后,他的心思转移到手中这本与她的通信集集合而成的,看过无数次的书本。时间就这样过去不知多久,直到被借由送上咖啡的手下示意,夏洛特.蒙多尔的视线从书页上挪开,眼神投向他一直期待的方向————年轻女子是在他聚精会神阅读的那期间出现,选的位置正是他和她约定的临街窗边座位…然而样貌太过年轻,夏洛特.蒙多尔有瞬间的不确定,只是下一秒又看见她的座位桌面靠窗位置放着一束蓝紫色浦菊开得正盛。心脏蓦地一跳,他如同被蛊惑一般走过去。察觉到有人接近,她收回眺望街景的视线,望向他的目光中藏着些许困惑,与浅浅的防备。夏洛特.蒙多尔在不远不近的位置停下脚步,与她保持距离,静静打量片刻方才开口,“我有那份荣幸知道您的名字吗?美丽的小姐。”开口之后,紧接着就用许多天以来一直对着镜子练习的,然而却始终不太熟练的绅士风度,缓声解释道,“请不要误会,我只是与人约定在这里见面,她是我的笔友。”“我们通信十年,约好了在香波地群岛的这家店里相会,我提前五天来到这里,一直等着她出现。”“我是奥兹国的疯兔子。”闻言,她微微一怔,没有开口神色里却表达得很清楚————是她。…………而确认的瞬间,夏洛特.蒙多尔不由自主的再次靠近几分,看着她的目光中藏不住惊艳,“你是——安娜?”他与她素未谋面,他也不曾刻意调查她的样貌,因为他爱上的是一个人而不是一张脸,然而真正见面的此刻…世界安静得只剩下他的心跳。她有着墨色长发,单薄秀气眉眼,一截素白脖颈,静静坐在日光下,纤弱如含苞待放的玫瑰…水泽般温软双眸看着他,仅仅一眼就叫他恶念横生。不过他很好的掩饰过去,瞳孔中贪婪而冰冷的气息完美隐藏,努力维持着表面的平静,选择首先说出,那个被他有意识忽视了许多年的真相,“很抱歉一直没有说明,嘉蕾特是我妹妹的名字,奥兹国的疯兔子是我。”“夏洛特.蒙多尔,是我真正的名字。”直到此时,始终安静聆听的她,在他说出自己的名字之后眉心微不可察颦起,温软恬淡的眼瞳浮出几丝疑惑。“夏洛特.蒙多尔…”他的名字自她的唇间溢出,喃声自语般重复,顷刻间神色微微一变,“夏洛特?!BIG.MOM…”“海贼?四皇!”浅淡笑意攸然散去,她在顷刻间面沉如水,想也不想地站起身,只是什么都来不及做就被他凶狠地扑倒在座位里。与前一刻的彬彬有礼极不相符,夏洛特.蒙多尔的动作十分蛮横,彷如野兽扑倒猎物。“对~海贼,夏洛特是海贼,而我是夏洛特。”————早已准备就绪的恶魔果实能力瞬间发动。无形无质的透明力场迅速扩展,以夏洛特.蒙多尔为中心,以假乱真的幻象飞速将这整座建筑物包裹,并且切割、吞噬,形成独立空间。只有他和她两个人存在的世界。玻璃窗外许多衣着光鲜的人在街道上走过,每个人脸上都带着惬意与祥和,视而不见一墙之隔的咖啡馆里她的挣扎与呼救。他毫不费力将她擒入怀中,俯低过去,舌尖在她的唇上轻轻扫过,反复描绘柔美的唇线,又咬开她抿紧的嘴唇,品尝她美妙的呼吸,吞掉她细碎的呜咽声。时隔许久,夏洛特.蒙多尔暂时停下掠夺,居高临下俯视被牢牢禁锢在他怀里的人,欲/望尚未的餍足眼睛里流露出野兽般的愉悦神采。漫长的等待到此时有了结果,他费尽心思终于捉住了妖精。……………………他一直幻想着,那样惨烈的结局不曾发生。夏洛特.蒙多尔由始至终妄想着,两年前的那些事不曾发生,如果她没有流落托特兰王国,如果她没有被哥哥认出身份,甚至…如果她不是苍龙…那么,他计划了许多年的见面,就真的可以如他幻想的那样逐一实现。他甚至…早在几年前,为了她来信中不经意提及的名为‘青鸟’的咖啡屋而派遣属下暗中进入香波地群岛设法夺取这里,安排人手潜伏下来直到如今。她开玩笑似的说过,如果要见面那就选择香波地这家青鸟咖啡屋,彼年即使明知道她不过随口说说,他也费尽心思设计陷阱。如果…可惜的是没有如果。…………连同今天在内,夏洛特.蒙多尔在香波地群岛位于70号区这家名为‘青鸟’的咖啡屋待了整整六天,每一天他都幻想着,是等待与她见面。每一天他都梦见,她前来相见。就如同这两年来他常常梦见的那样,两年前的那些事没有发生,真正见面之前他始终是她认定的,志趣相投的好友。他和她频繁通信,她终被他打动同意见面,就在这家青鸟咖啡馆。特意保留的临街靠窗那几个空座位,视野的那张桌子桌面上,每一天都被他放置一束开得正盛的蓝紫色浦菊。他设计过每一个细节,见面时的眼神,所说的每一句话,她的每个反应,他的每次回应…他安排好所有,只是到底等不到那个人。这一切不过是他的独角戏。一出只在他妄想中的恶俗小说,却是他沉溺多年的臆妄美梦。…………世界上遥远的距离不是瞬间便无处寻觅而是尚未相聚便注定无法相遇…………在香波地群岛这家安静得过分的咖啡馆里,夏洛特.蒙多尔如前五日那般,闲适的翻阅着手中的书籍,直至被借由送上咖啡的手下示意,他的视线方才从书页上挪开,平静的抬了抬眼帘。下一刻,他的目光找到不知何时出现在临街靠窗视野那个座位里的男人。黄白条纹西装背影,搭在咖啡桌桌面上的手,食指屈起,指尖若有似无敲击着桌面…看似闲暇无所事事,实际上却是有备而来的男人。海军大将…不,如今该称之为海军本部总参谋黄猿波鲁萨利诺。眼底眸光微微一暗,夏洛特.蒙多尔随即起身,自隐秘角落施施然走出,不疾不徐朝着对方走去。这位海军如今的权势人物,来得悄无声息,以他的见闻色一瞬都不曾察觉,更别提部下们,也难怪忽然察觉到店内多出一道气息,他的手下们就如临大敌,连伪装都忘记。不过幸好————虽然来得突兀,这位海军总参谋的现身,也算是…让他六天来在香波地群岛滞留不去有了收获。…………他走上前,在对面的位置里落座,复又抬了抬手,斥退暗中戒备起来的部下们,之后一言不发。沉默蔓延开来。对面的这位海军人物,黄猿波鲁萨利诺眼帘低垂,神色波澜不兴,搁在桌面上的手,指尖拂过挨着窗的那束欧洲浦菊,仿佛无所事事。之后又时隔良久,夏洛特.蒙多尔才总算得到对面这男人拨冗似的撩高眼皮投来视线,隔着暗茶色/眼镜镜片,海军如今的大脑目光冷淡神情喜怒不辨。仿佛是审视片刻,对方复又勾起嘴角,露出不咸不淡的笑意,曼声开口,“耶~原来是你啊~居然能在香波地群岛巧遇,真是稀奇~”“BIG.MOM海贼团的大脑,夏洛特家族的文书官有兴致从新世界跑到香波地群岛来呆了六天,是这里有什么宝物值得你们觊觎吗?”语调慢慢吞吞,刻意曳长的尾音,言语间,目光中多出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冷意,“总不至于是追踪老夫的徒弟从新世界追到前半段来吧?”“耶~这可真是太糟糕了呀~我们海军的娜娜虽然是知名的小美人,可她还是个孩子,你们夏洛特家族都是成名多年的渣滓恶棍,这样尾/随她,该不会是心理变态吧?”“说起来,娜娜可是老夫看重的后辈,而你们BIG.MOM两年来却始终小动作不断,是不是太不把老夫放在眼里了?”夏洛特.蒙多尔纹丝不动,任凭坐在对面的这位,曾经的海军大将如今的海军大脑,一语双关,顺带冷嘲热讽。半晌,直到对方的笑容里渐渐生出几分杀机,他才淡声开口,“她回来了,对吗?”话音未落就见对方眼底暴现森然冷意,见状,夏洛特.蒙多尔反而松了口气,再次沉声道,“安娜回来了,对吗?”前后两次都是问句,后一句却已经肯定,尤其是在黄猿毫不掩饰杀意的瞬间,夏洛特.蒙多尔得到了他费心策划长途跋涉前来追索的答案。他在香波地群岛等了足足六天,哪怕行踪隐秘,位于70号紧挨着世界政府与海军所在地的这里,消息传到海军本部也是迟早的事。他一开始就知道,可饶是有受到海军本部精英倾巢而出围剿的危险,他也滞留不去,终于在今天等到能给他答案的人。他不知道究竟会等到哪位海军战力,不过,夏洛特.蒙多尔知道,以BIG.MOM海贼团的恶名,会来的一定是海军重量级人物。而此时,他的计划收到预期效果。前来的这位,确实是能告诉他,那个人的行踪的人。海军,黄猿波鲁萨利诺。…………夏洛特.蒙多尔一直妄想着两年前那些事不曾发生,可他也知道,发生过的事无法改写,他只是…放不下而已。就象卡塔库栗哥哥、佩洛斯大哥和克力架哥哥那样,他们都放不下。那个人生死不明,两年来他们始终不曾放弃搜索,然而却一无所获。黄猿说得没错,两年来夏洛特家族的探子们一直试图潜伏到那个小丫头,她的女儿身边,只是始终没有成功而已。那小丫头身边的保护者太多,并且个个都是强者,先是曾经的两位海军大将,如今的海军元帅萨卡斯基与总参谋黄猿波鲁萨利诺,后有曾经的海军元帅战国和海军英雄卡普。单是这几位就足够在她的女儿身边构筑起铜墙铁壁,令得窥视者知难而退。只是到底放不下。她,那个人如果一直不回来…夏洛特.蒙多尔相信,他怕是到死都不会甘心。无论如何,哪怕是一个平安的消息也好。从此再不见面也好,只要让他知道,她还活着。那人,安娜曾经有一封信中说过:哪怕此生都天各一方,我们同在一片天空下,知道天涯海角的某个地方有这样一个朋友,就足够。他爱上一个永远不会回应的人,那么至少…让他知道,她和他同在一片天空下。…………之后是漫长的沉默。海军强者之一,黄猿波鲁萨利诺的杀机凛然逼得空气中的压迫感层层堆积,夏洛特.蒙多尔相信,这位海军总参谋内心已然生出当场击杀他的念头。只是到底按捺了下来。“耶~不愧是夏洛特的大脑呢~”对方扶在桌面上的手,指尖若有似无闪动光束,几息间复又褪去元素化,哼笑一声,“是我的疏忽,紧急召回娜娜的命令太仓促,很容易被察觉。”“可是没办法,小丫头总要在回来参加妈妈的婚礼,不是吗~”悠悠的声线,目光直视他,黄猿的神色似笑非笑,“具体日期就恕老夫不能告知海贼了,免得你们海贼还要烦恼送什么贺礼。”“就象男人的前女友,前未婚夫什么的,那种糟心的存在还是别出现为妙,对吧~”“哦~那样的话确实不方便。”夏洛特.蒙多尔淡淡的抬了抬视线,心平气和,“当然,我也不会不识趣请黄猿先生代为转达什么。”“那么,我告辞了——”语毕,也不待对方作何反应,夏洛特.蒙多尔自顾自起身,施施然朝着咖啡馆的大门走去,根本不在意背对着敌人会不会受到攻击。他要的答案已经到手,也就没必要继续逗留。…………他一直幻想着,如果那样惨烈的结局不曾发生。可惜没有如果。事到如今,此生再不见面也没所谓了,她与他同在一片天空下,这样就足够了。

贵港哪家治疗癫痫病医院好
江苏治白癜风医院
宜春好的专科医院治白癜风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