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不良逃妻哪里跑

2019/06/25 来源:随州信息港

导读

胡悦宁和那名被暴揍得奄奄一息的年轻男孩子被带下了车。趣*读/屋 下车后,中年男人命人把车上的乘客的名字身份证和地址都记了下來,还警告他们不许

胡悦宁和那名被暴揍得奄奄一息的年轻男孩子被带下了车。趣*读/屋 下车后,中年男人命人把车上的乘客的名字身份证和地址都记了下來,还警告他们不许报警,报警的话杀光他们全家。听到秦柔对那个中年男人说“做得干净点”时,胡悦宁心里一跳,求生意识强烈地刺激着她的感官,她很想拔腿就跑,奈何脚上虚软无力。接着,胡悦宁被扔上了一辆面包车,然后便一直被蒙着眼,所以不知道他们到底把她带到了个什么地方,不过行程大约一个多小时,她不确定现在还在不在滇南市,但就算在估计也是在渺无人烟的野山郊外,在整个过程中,她根本沒有机会求救。让她不安的是,面包车上有挥散不去的血腥味,争先恐后地充斥着她的鼻腔,让她忍不住作呕。她从他们的谈话中得知,秦柔就是找这个中年男人带人从号子里逃出來的,然后一路上跟着他们做替人行凶的行当。刚刚杀掉的那人欠了某个高利贷大户的钱,原定今日连本带息还清,偏偏大户得知那人要拖家带口潜逃的消息,于是一怒之下安排了人來解决。那人如果早一天走,不,也许早一小时,早一分钟都不会被这群人逮着。胡悦宁暗叹,可怜了那个小年轻同一车上带着的什么都不知道的爷爷……这群人,完全是杀人成性泯灭人性的魔鬼。很快,他们抵达了一个林间废用的小工厂里,胡悦宁被他们推推搡搡地丢了进去,手脚也被人用铁链锢住,身上的衣服因为被粗鲁拖拽而污痕遍生。眼前的布条被硬扯开后,她根本无暇顾及疼痛,只惊恐万分地看着围着她的男男女女,然后本能地后退,满头冷汗染湿了发鬓,模样十分狼狈可怜。秦柔睨了她一眼,曾经温婉的脸上,仍带着一丝笑意,看在胡悦宁眼里,却和小时候看的动画片《葫芦娃》里的那个蛇精沒两样。这个人是她的姑姑,亲姑姑,她爸爸秦力的亲妹妹…却身伏几条人命,并了为钱而陷害亲大哥…落到她手上,胡悦宁心若死灰。那个中年男人点了根烟,火光也掩盖不住他脸上那道骇人的冷漠,“点个火堆,太他妈冷了。”火堆点起來后,有人问:“老大,这女人谁啊?”中年男人沒有回答,秦柔却道:“你们都先回去,我和这丫头有些私人恩怨要解决。”其他人面面相觑,不怀好意地笑起來,集体起哄道:“哦,大姐头发火了,看來这个女人和老大有一腿啊?大姐头,老大偶尔吃独食那么一、两次,情有可原啦,…”“滚你妈的蛋,全给老子死出去…”中年男子发火。众小弟见他面露凶光,这才老实:“知道啦,撤,撤,都撤…”人都走了后,中年男人关上房门,不知道从哪拉拨出一件老式的军大衣,坐到一侧油筒后面去了。秦柔见人清的差不多了,这才拉过一张椅子,在胡悦宁跟前坐下,她走路的姿势有点奇怪,如果不仔细观察很难发现。胡悦宁紧紧地靠着墙,警惕地盯着她,现在只要看到秦柔随意一个动作,一个细微的眼神,她都忍不住浑身战栗。她明明就在监狱里的死亡名单里看过秦柔这个名字,如果她沒有记错的话……“悦宁啊,你这是什么眼神呢?我可是你姑姑啊…”终于毒蛇开始冲着她吐信子了。秦柔笑了笑,她从号子里逃出來后,应该过得不很好,以往养尊处优的生活方式一下子变成了夜不能寐并且提心吊胆亡命天涯的日子,她老的很快,整个人的面目显得越发可憎。“我知道,前不久你去监狱确认过我的死亡信息,看到我还好好地活着,感觉怎么样?”胡悦宁虽害怕,却更恨,恨不能上去把她一顿撕扯,“你,你根本就不是我姑姑,你就是一个猪狗不如的畜生…看到个沒死的畜生,能有什么感觉?”秦柔轻蔑一笑,“其实,看到你还活着,我也很郁闷,这样算起來我们是不是同病相怜?”“你会不得好死的,趁还笑得出來的时候多笑笑吧。”秦柔眯起眼,欺身上前,一把钳住她的下巴,力道重得令她不由得红了眼。“这种时候不求饶,还嘴硬,你是当真不怕死,还是……”她冷哼一声,“期盼着那位‘国民部长’的甥女媳來救你啊?”胡悦宁猛地怔住。元卿……她说三点左右到机场,到现在他还沒见到她一定急坏了。秦柔居然知道元卿是她的丈夫?她明明结婚时就沒有在长宁宴请,除了欣宁也就是原陌开和苏燕回两个表哥知道了,就连她老娘和老爷子都不清楚,应该。等等,那时秦柔已经外逃了吧?也就是说,她其实一直在暗中关注她?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今天,她大概凶多吉少了吧……“我不知道你究竟是怎么想的?我爸和你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妹,你都可以眼不带眨地陷害他入狱,若不是我们自救,怕是我爸可能连命都保不住。我不管你是真的只是为了钱还是和我们家其实是有什么我所不知道的恩怨,以至于对我们这样赶尽杀绝,但你不要把其他人牵扯进來。”“哈哈哈,”秦柔放肆大笑,“好感动啊,人间尚有真情在是吗?”秦柔松开她,背过身去,从一堆钢筋中抽出一根,放到火里烤了烤,细细端详起來,“如果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对你爸,也就是我那个所谓的大哥使手段后,还能这般淡定地跟我说教,姑姑我就大发慈悲一把,不杀你,怎么样?真情嘛,多珍贵,留着也是好的。”胡悦宁看着被烧得发红的钢筋,深深地倒吸了几口气,微微张着口却说不出话來。秦柔摇了摇手上的玩意儿,“不过,为了让真情显得更难能可贵一点,姑姑先让你刺激一下,怎么样?”元家每年小年夜必定齐聚一堂开的家宴,因胡悦宁的再次失踪而取消。coco听说后很震惊,她立马给胡悦宁拨了电话,却发现怎么也拨不通。之前给胡悦宁打电话的时候,那妮子不是已经在电话里明确表示会回來了吗?如果胡悦宁真的想再玩一次失踪,那电话里不可能是这种态度。而且她连机票都买好了,以此可见她必然是真的打算回來的。她连飞机都沒上……会不会是出事了?coco凭着早年在美国混迹于市井的“经验”來看,真是越想越觉得心慌,也不敢告诉家里人,等了一天沒消息后,她更是六神无主,跑去公安局立案,却被告知小叔子元卿早已立过了,现在他们已经安排了人在滇南全面搜索,一有消息就会立刻通知他们。又过了两天,coco深知时间拖得越久代表越危险,百般焦急之下,想自己亲自去滇南去找胡悦宁去,却被元君给拦了下來。元君知道她紧张不安,于是抱着她安慰,“老婆,阿卿已经从老爷子那儿调了人手去找了,你去有什么用呢?弟妹她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上次她失踪时你也沒那么沉不住气,这次是怎么了?”“这次跟上次的情况又不一样,上次她是有心要躲,所以连手机号都注销了,我们找不到她是正常的。这次她是打算回來却不知所踪,我们找不到她就意味着她可能出事了……”coco摩挲了几下窒闷的胸口,“我有种不好的感觉,我近好像总能听到她的哭声,她在求救,求我们去救她……”“唉,也许弟妹还是不愿意面对过去,所以又躲起來了呢?”好吧,其实元君自己心里也很清楚,这些都是苍白的自我安慰。一开始咱们的元大署长听了站长的话,以为胡悦宁又玩失踪,气得脸都是黑的。后來越想越不甘心的元卿又跑去查了滇南市的火车和大型汽车站人流监控,才发现根本沒有胡悦宁离开滇南市的痕迹。元卿怀疑又是荣紫衣从中作梗,拦截信息,像上次一样包庇胡悦宁,于是不理智之下冲到荣氏的总裁办公室去质问,但那一瞬间荣紫衣怔愣的表情并不像作假。荣紫衣为此还立即停止了正在进行中的视频会议,安排线人去打听,但得出來的有价值的信息只有一条:那天有人看见胡悦宁上了一辆私营长途大巴车,然后就沒有消息了。车的型号未知,车牌未知,司机未知,一切未知。一个人不会凭空消失,所以,胡悦宁这一次……不,他们都不愿意去想那个“凶多吉少”,但也许是真的不容乐观了……气氛正压抑,coco的手机突然就响了起來。这几天她神经敏感,生怕错过任何一个与胡悦宁可以联系上的机会,她一接起來就立马喂喂了两声,连声音都打着颤。那头默了良久,coco的耐心殆尽,急躁的情绪爆发,破口大骂:“你他妈给我说话…”忽地,那头的人轻轻吟了一声,似乎十分痛苦。“coco,是我……”r9;,。,--

海南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日照哪家专治牛皮癣好
张家界好的专治牛皮癣医院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