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小小说组篇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随州信息港

导读

《诱人的吆喝声》  1991年麦收过后,我独自一人来到市内消遣,以缓麦收疲惫。  多日未来邢台,今日有暇一游,心里甚是痛快,尽管年龄稍大,脚

《诱人的吆喝声》  1991年麦收过后,我独自一人来到市内消遣,以缓麦收疲惫。  多日未来邢台,今日有暇一游,心里甚是痛快,尽管年龄稍大,脚下仍能生风,逛商场,串商店,没有半刻停留,时至中午,市内繁华所在几乎转遍。  忽然,腹内一阵叫唤,以示饥渴,身体始感疲惫,刚想找地方小憩,便被一阵吆喝声所吸引,  “哎,拉面、拉面,牛肉拉面,正宗的牛肉拉面,有大腕、小碗,大腕八角,小碗五角,物美价廉,味道独特,服务周到。哎,拉面、拉面,牛肉拉面,正宗的牛肉拉面,一分钟一碗,特快拉面。哎,大哥,大嫂,大侄子,里面请,喝大的小的?啊哈,老大爷,请进!慢走,别碰着,您老喝大腕小碗?大的?好的,大师傅,三大一小,三大一小。啊哈,这位大哥,你吃好了,慢走,欢迎再来!拉面、拉面,牛肉拉面……”  循声望去,一个二十出头的男子,光着膀子,肩搭手巾,头冒热气,满面春风,不停地吆喝着,连接待送,忙的不亦乐乎。不难看出,顾客都是乘兴而来,满意而归。  听到吆喝声,饿意顿增,不由自主地朝小饭店走去,这是一个长十米有余,宽不足三米的一个小屋,没有窗户,只有一个和房子几乎一样宽的大门,里面放满了桌凳,顾客很多,几乎座满。我是很怕热的,这阴历五月的天气,是没有勇气走进去的,只好遗憾的摇了摇头,准备离去。  “大哥,吃饭吗,来,里面请,里面有座,包您满意!”年轻人真有眼里,见我想走。忙不迭的走过来,并且亲切的拉住我的手,“大哥,里面请,包您满意!”  我身不由己的随着年轻人走进这个闷罐般的拉面馆,里面的人都在津津有味地吃着,尽管个个满头大汗,但都吃的那样的香,那样的甜,那样的自在,好象在自己家吃饭一样。座位已无,年轻人忙不迭的从服务员那里要了一把,“来,让顾客坐”,说着话,把已经是很干净的木凳擦了又擦。  这时不知那位顾客说了声:“味道真是不错!”  “放心吧!哥们,吃咱一碗面,保证你三天不想吃别的饭,哈哈哈哈”年轻人风趣地说道,“大哥,吃大的小的?大的?好的,伙计,这位大哥一大碗。”  在我面前坐着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大爷,吃的是津津有味,满脸是汗,抬起头,用手擦了一把说:“有电扇可就更好了。”  “有电扇?没有电扇你老一小碗拉面,就吃了半天了,有电扇你老还不吃到黑啊?”年轻人说话突然一反常态。老汉受了一顿抢白,脸上笑容顿时消去,不自在地低下头,吃饭的速度更慢了。我的脸不由一沉。  这时进来位妇女,年轻人马上满脸堆笑的迎上去,“大姐,您请进。”  “里面没座位了,”妇女自语道。  “怎么没座,这不,那位老大爷已经吃好了,这不是,见你来了,正准备给你让座呢。”  老汉举起的筷子在嘴边打了一个“定格”。慢慢地抬起头来,疑惑地看了看年轻人,然后扔下筷子,步履蹒跚的向外走去。  “走好,大爷,下次再来啊!哎,大姐,您请坐!”  我欠身看了看老汉用过的碗,里面至少还有半碗拉面,我惊愕了,我猛然站起身,径直向外走去。  “这位个大哥,怎么不吃就走啊,”我瞟也不瞟他一眼,飞快的离开这个闷罐般的小屋。  没走多远,背后狠狠的扔过来两个字“滚蛋!”  “哎,拉面,拉面,牛肉拉面……”    《人面兽心》  今天是礼拜天,三路公交车上的人非常拥挤。  尽管刚刚进入四月,由于车上人多,所以车内温度已是很高。再加上气味难闻,所以人们都在尽量屏住呼吸。车内除了几个没骨气的叫苦不迭外,人们都没心思高谈阔论。尤其是没座位的乘客都盼着赶快到达目的地。  又到了一站。车刚停下来,从车外涌进几个时髦的小黑胡子,挤进了车内的人群中。其中一个小黑胡子站在了我的旁边,使我顿生寒意,紧紧的将书包抱在怀中。我感觉上衣口袋动了一下,我赶紧低头去看,没什么异常。抬头看我旁边的小黑胡子。小黑胡子眼望车顶,看也没看我一眼,我不由的笑自己太多心了。我这不成了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吗?但心里还是不放心,把书包抱的更紧了,小心不为过啊。  坐在我旁边的是一个二十六七岁的年轻人,手拿一个很精致的文件包,衣着朴素大方,文质彬彬,戴一副文明镜。一看就知道是一个有文化的白面书生。不知何故书生举手推了前面座位上的一个卷发女郎一把。在拥挤的汽车上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所以卷发女并没在意。没想到书生得寸进尺,又在女郎后背狠推了一把。卷发女吓的一哆嗦,扭头瞪了书生一眼说道:“你干什么?讨厌!”书生赶紧道歉:“对不起,我没注意。”我明明看他是故意的,他却说没注意,什么玩意。我鄙夷的瞟了他一眼,心里想如此文明的人,怎么也不会想到竟如此下流。周围几个小黑胡子也狠狠的瞪了书生几眼。但书生好像若无其事。  过了一会书生又在女郎的脖子上抓了一把,女郎这一下可急了,又把头扭过来,骂道:“看你就不是好东西,流氓!”  周围的人们的眼光都射向这个道貌岸然,卑鄙无耻的文明书生身上,看他还有什么花招。  “怎么,你不认识为我?”书生问道。  “你看错人了,少给我拉近乎,耍流氓回去找你妹妹去。”女郎斩钉截铁的说道。  车上一阵的大笑,天气虽然还是闷热,但车上的人们活跃了许多,叽叽喳喳的议论开来。  过了一会,书生又在女郎的头上摸了一把。女郎怒不可遏了,她猛的站了起来,转过身骂到:“混蛋!”说罢举手对准书生的脸上就是一记响亮的耳光,血从书生的嘴角淌了下来。  这一耳光打出了女人的威风,车上的女人们都挺直腰板,齐声叫道:“打得好!”  这一耳光打在男人的心里,使男人们感到耻辱,男人们纷纷谴责书生没有人性。  书生的举动,更气坏了站在女郎身边的一个小黑胡子。小黑胡子怒发冲冠,他转过身一把抓住书生的衣领,吼道:“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竟敢明目张胆的调戏妇女,没王法了,是不是?”  书生猛地站了起来,用眼狠狠的盯着小黑胡子说道:“你装什么好人,若不是……”,小黑胡子见书生还想分辨,脸色陡然一便。没等书生把话说完,小黑胡子一拳砸在书在生脸上。嘴里说道:“让你小子长点记性!”与此同时,另一个小黑胡子冲上来,从后面捂住书生正在嘟嘟囔囔的嘴说道:“妈的,还不老实!”另外几个小黑胡子也一拥而上,书生被打翻在地。这时一个乘客喊道:“把他推下去。”随着车门的打开,书生狼狈不堪的被推下了公共汽车,车内叫好声四起。  又到了一个站口。小黑胡子们,在乘客的赞许中,吹着时代的口哨走下了三路公共汽车。  三路车上的人越来越少,车内也显得宽绰了许多。车上的人们总算透了口气。  现在,车上虽然不能看到小黑胡子和那个书生的影子了。但刚才发生的一幕,时常浮现在我的眼前,是我渐渐的陷入了深思。人不可貌相啊!  车内的一声尖叫声打破了我的沉思。“我的钱丢了!”紧接着又有人叫道;“我的钱也没了,那可是去医院看病的钱啊!这个挨千刀的狠心贼!”  这时一直沉浸在战胜流氓胜利之中的卷发女郎,才慌忙打开她那精致的小提包,她的脸色顿时异常苍白。我下意识的摸了摸口袋,空空如也!  车内一片嘈杂。    《不能怪你》  今天召开局全体会议。马副县长也来参加。  开会前局长重申了三点会场纪律:“今天是工作作风整顿会议,县委马副县长要来参加。为了给领导一个好的印象,今天强调三点:、开会期间不许抽烟;第二、不许随便走动;第三、尤其是不许开手机,因为马副县长讨厌开会期间开手机了。再强调一下不许开手机。”  局长停顿了一下,然后说道:“现在都把手机关上。”  局长下令,谁敢不从啊。下面所有人,都很快的关了手机,胆大的把手机设置成了静音。  马副县长准时到来,在掌声中马副县长,步入会场,坐在了正位。  局长宣布会议开始。会议开的是一直很好,一个多小时的会议没有一个人违犯纪律,局长非差满意。  马副县长作总结报告。  “你说你爱我有多深,我爱你有几分”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局长正翘着着二郎腿。心里在琢磨,快到换届了,今天要让县长看看自己的工作情况。  会议快结束了,谁故意捣乱。不是在拆我的台吗?局长激动的一拍桌子站了起来:“谁的手机?”  与会人员都在下意识的看自己的手机。  当人们抬头看时,见是马副县长的手机在响,人们的眼光都射向了局长。  马副县长看到局长发那么大的脾气。吓了一跳。“对不起,是我的手机。”  局长满脸堆笑的说:“不能怪你,刚才约法三章时,你没在现场。”    《王丽丽的疯因》  王丽丽很早就起床,给丈夫做好美味的早餐。  丈夫吃罢早饭,穿上大衣准备出发。  王丽丽的丈夫很能干,每天起早贪黑在离家二十里路的板厂上班。每天都早上去上班,晚上很晚才回来。  王丽丽跟往常一样,把丈夫送到门口。给丈夫把大衣扣系好,然后再三嘱咐丈夫路上一定小心,在外面不要省俭,中午饭吃的好一点,身体重要。  在村里王丽丽和丈夫是有名的模范夫妻。那家两口子吵架,劝架的人都是说看看人家丽丽两口子,要跟人家学。  王丽丽在寒风中目送丈夫拐过弯看不到人影才回家,几乎每天都重复着。  十点多王丽丽正在收拾床上的被子,一个邻居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进门就说,你们家大哥在咱村边公路出车祸了。  王丽丽说不会吧,你大哥去上班了,到晚上才回来。现在怎么会在我们村边出车祸呢,看错人了吧。  不会的,肯定是你们家大哥,有人见他摩托开的象飞的一样,到了村口就撞到了从村里出来的三马上,人甩出去几丈远,头盔也掉了,浑身都是血,你快去吧。  王丽丽踉踉跄跄的跟来人来到公路,果然是自己的丈夫。  人已经死了。  王丽丽大叫一声向躺在路边的丈夫扑去,王丽丽昏死过去。在人们的呼唤声中王丽丽苏醒过来。趴在地上失声痛哭。  这时一个人从路边把王丽丽丈夫的手机捡起给了王丽丽。  王丽丽不知碰了什么地方一下,手机屏幕上出现一行字,显然是短信。只见上面写着:  “马三往你家去了,速回。”  王丽丽看罢短信息,也不哭了,呆呆的愣了在了那里。  王丽丽突然举起手在自己的脸上狠狠的抽了两记耳光,然后哈哈大笑起来。  王丽丽疯了。村里的人们都认为是两口子关系太好,丈夫的突然去世王丽丽经不起打击才疯的。  只有邻居马三和隔壁刘二才知道王丽丽的疯因。    《阿宝》  孔明家里养着一条黑狗,这条狗很通人性。孔明非常喜欢这条狗,就给“她”起了一个响亮的名字阿宝。  因为孔明经常在外搞装修,老婆一个人在家,有阿宝看门孔明就放心多了,至少不怕小毛贼进室行窃了。  说来阿宝也怪,孔明在家时晚上很少叫唤,即使街上有动静,它也是安静的趴在那里。然而孔明不在家时,在半夜或者半夜以后时常听到阿宝声嘶力竭的狂吠声和拴狗铁链的响声。  阿宝的叫声常常把四邻从梦中惊醒,胆小者怕是有贼行窃,就悄悄的上房看个究竟。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即使孔明不在家,晚上再也没有听到过阿宝的狂吠了。  后来在人群说闲话时有人说道,孔明的老婆因为阿宝半夜叫唤,惊得邻居不能休息,就找人把阿宝杀了当了下酒菜。    《种子事件》  村长开会,说今年玉米种子每斤补贴两元,镇府统一供种。    二狗很高兴,屁颠屁颠的跑去,在村委指定的地点购买了玉米种子。购买一斤补贴两元,信用社把每斤补贴的两元钱直接拨到个人帐户,不买不补。二狗想多买一些,他的土多。但领导说每亩只许购买三斤,领导说三斤就不错了,这是中央的一项惠民政策。    尽管补贴的不多,但二狗非常高兴,回来就向乡亲们奔走相告。乡亲们也高兴,大家看重的不是钱物的多少,而是党和政府的关心。    但没有高兴多久,大家就犯难了,按照大家平时的种地习惯,补贴的种子不够用。但村长说过要统一供种……    春种时,二狗的地只种了三分之一。乡亲们的脑子比他灵活,跑到种子公司去买和指定地点一模一样的种子,买价钱和潮水一样猛涨的种子    《精美礼品》  刘局长五岁的儿子过生日,祝贺的人络绎不绝。储藏室的礼品堆积的象小山一般。  当刘局长疲惫不堪的把一个客人送走后。他并没有去休息,而是直奔储藏室。因为今天有一个让他挂念的礼品,他想时间知道是什么样的好东西。  刘局长在储藏室找到一个精致的木盒,上面写着“生日快乐”四个耀眼的金字。  刘局长小心翼翼的把精致的木盒搬到书房,小心谨慎的放到书桌上。然后刘局长用毛巾把出汗的手擦了又擦,确信不会玷污木盒里的礼品时,才慢慢把木盒打开。  里面是一个红布包,红布包非常有特色,一看就知道送礼的人下了一番功夫。当刘局长兴奋的打开红布包的时候,里面露出了一个样式怪异的黄布包。   共 6523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男人阳痿怎么治疗
黑龙江好的研究院治男科
云南治癫痫病医院哪好
标签

上一页:木芙蓉

下一页:九月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