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一觉醒来怀了宿敌的孩子

2019/06/25 来源:随州信息港

导读

设定V章购买比例70%, 防盗时间24H,24H后可看章~  夏慕思来想去, 觉得还是回家吧。﹥杂+志+虫﹥他之前还接到杨彦辞电话,邀他

设定V章购买比例70%, 防盗时间24H,24H后可看章~  夏慕思来想去, 觉得还是回家吧。﹥杂+志+虫﹥他之前还接到杨彦辞电话,邀他到酒吧玩, 更说要介绍美女给夏慕认识。夏慕压根提不起劲,就说还要上班没时间, 拒绝了杨彦辞。杨彦辞还埋怨夏慕不够朋友,说他现在是越来越难请了,整天不见踪影, 都不知道究竟在干些什么。夏慕没说他现在跟姚舜一块玩。他之前把姚舜当宿敌, 恨不能凿姚舜祖坟的事杨彦辞他们都清楚,突然转变态度难免会有些自打脸。接完杨彦辞电话,夏慕刚放下手机,那边姚舜的电话接着打了过来。夏慕盯着屏幕显示着的名字, 犹豫一阵, 还是接通了电话。姚舜那头静了下,接着认真道:“抱歉, 我没想到会突然有事。你回去了吗?”夏慕不急着赶时间, 此刻正坐在站台等公交, 闷声道:“还没有。”姚舜职责所在,这事不能怪他, 夏慕更能理解, 要怪就只能怪他乌鸦嘴。“那你注意安全。”夏慕沉默, 姚舜霎时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夏慕闷闷道:“注意安全?我是要担心被劫财还是被劫色啊。”“……抱歉。”“你又没错。”“到家给我发条短信吧。”“不发。再说我有说要回家吗, 刚刚杨彦辞约我出去玩。吃饭喝酒唱歌,顺便再找美女按摩按摩。”姚舜沉默半晌,转而说道:“我到医院就不用手机了,今晚大概很忙,或许没休息时间,等有空的时候我立即联系你。”“要通宵吗?”“说不准,看病人情况。”“通宵会很累很困吧,你还能撑得住?”姚舜平静道:“应该没事。”夏慕语调猛然上扬了几度:“要是喝杯咖啡的话,是不是会好受些?”“我那还有咖啡。”“那些咖啡哪能跟我煮的相提并论。”“……我没事,你别麻烦,不用特意送咖啡过来。”“谁说要送咖啡了。”夏慕哼道:“我就随便说说,你想得倒美。”“夏慕……”“就这样吧,别罗里吧嗦的。我朋友还要过来接我,别把电话占着,我先挂了。”夏慕急急说完,没等姚舜再说话,便迅速挂断了电话。挂断电话,夏慕萎靡的精神重新振奋起来。他起身离开站台,招手拦了辆出租车直奔咖啡馆。潘立文见到没多久便去而又返的夏慕愣了下,困惑问道:“师父,你这么快就吃完饭了?”“压根没吃,姚舜接到医院电话,刚发生连环车祸,病人必须做紧急手术,他就回医院了。”夏慕边解释边围上围裙,迅速准备烹煮咖啡的各项原材料。“师父,你还要上班?”潘立文见状愣道。“不上,我煮杯咖啡就走。”夏慕道:“咖啡钱我这里付。”“那师父,这咖啡你给谁煮的?”“反正不是你。”“这我当然知道。”潘立文压低声音,暧昧笑道:“是给姚医生煮的吧?”夏慕幽幽瞥潘立文一眼,感觉潘立文笑得特别恶心:“现在开始闭嘴。”夏慕指着潘立文:“还有,离我远点。”“别别别。”潘立文连表忠诚道:“我保证安静,不再说一句话。师父你慢慢煮。”夏慕懒得理潘立文,只要不说话,瞎扯他跟姚舜的关系,随便潘立文站哪都成。煮好咖啡,夏慕用的是跟咖啡杯相近的瓷杯打包,这样能尽量避免纸杯亦或塑料杯对咖啡口感的影响。潘立文全程安静,目送夏慕匆匆来又匆匆去,尽管夏慕没承认,他还是清楚自己猜对了。连一脸神秘莫测地招手让彭亮跟魏良泽过来。魏良泽年纪比他们都要大些,又进咖啡馆比较早,所以大家都习惯喊一声魏哥,没觉得亏。彭亮跟潘立文爱好相投,能轻松聊到一块去,两人扎堆你一句地我一句,听得魏良泽都有些不堪入耳,默默感叹现在的年轻人脑洞真大,想象力更很精彩纷呈。夏慕提着咖啡赶到医院,一路小心护着咖啡以免洒出来,因为要打包,所以夏慕没做拉花,只是一杯普通简单的提神咖啡。当然,对夏慕来说,他做的咖啡自然跟别人的不同,他相信姚舜更能感觉到这种不同,否则他就是白把姚舜当朋友知己了。夏慕觉得姚舜是懂他的,这种感觉很微妙,他没法用语言形容。就像夏慕提的对一些事的看法,总能得到姚舜的赞同跟理解。姚舜能读懂他的想法,理解他所做的一切,这是夏慕越跟姚舜相处,就越对姚舜有好感的原因。跟姚舜相处夏慕会感觉很轻松,没有负担,更不必伪装自己。姚舜说的或许也对,夏慕现在跟以前的确是不同了。他不像以前,总无所事事地跟着杨彦辞、陈宗鬼混,他开始感觉到沉甸甸的责任跟压力。这些杨彦辞未必能理解他,姚舜却能。因为姚舜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的人。永远沉着冷静,稳重有担当,能让人感觉到很强烈的归属感跟安全感。夏慕赶到医院,却晚了一步,被告知姚舜已经进了手术室。夏慕之前来找过姚舜,所以急诊科的人基本都认识他。但除了刚被夏慕拉着问姚舜行踪的护士,所有人都没空招呼夏慕。乱,忙,惨,这大概是急诊科现在真实的写照。这次连环车祸造成了极其严重的后果,语言跟文字带来的效果是有限的,只有到了医院,夏慕才能够深刻地震撼心灵地感受到,“救死扶伤”这四个字所蕴含的真正意义。这次车祸是因司机酗酒导致的,事发地点是车流量密集的十字路口。红灯亮起,肇事司机丝毫没减速,跟侧面驶过来的一辆大货车猛烈相撞,大货车后面的几辆汽车亦受到波及,重者送进抢救室生命垂危,轻者头破血流,无比惨烈。直接遭受撞击的肇事司机当场死亡,货车司机命悬一线。夏慕到的时候,一些患者的家属都赶了过来,大厅里嘈杂拥挤,弥漫着沉重压抑的气氛。据说还有一家三口全在汽车里,都被送进急救室的,急救室外,匆匆赶来的老人悲痛欲绝,老泪纵横,哭着哀求医生务必要救救他们家儿子,儿媳。夏慕沿着走廊朝前走,看见牵着小孩的女人,悲痛欲绝的父母,每张脸都写满忐忑痛苦及恐惧期待。夏慕能身临其境感受到姚舜要面对的压力,抢救患者的压力,急救室外亲属的压力,要换成夏慕,他觉得自己都未必能承受住。夏慕手里的杯子是有保温效果的,他早就预料到这种情况。急救室外太嘈杂沉重,连坐的地方都没有。夏慕站着等了会,见姚舜一时半会出不来,便还是到姚舜办公室去等他,更免得麻烦姚舜,影响到他。急诊科办公室静悄悄地,灯都就开了一盏。夏慕跟姚舜其他同事说了声,便进去坐办公桌旁等姚舜。夏慕将咖啡放桌上,拿出手机无聊地玩游戏。期间收到杨彦辞发过来的微信,拍的是酒吧里的照片,能看到杨彦辞没撒谎,旁边的确是有几位美女。除此外,夏慕还看到,杨彦辞身边又换了人,之前那人他都还没来得及认识。夏慕回复道:滚,我是不会受诱惑的。你身边那人是谁,之前那位呢?杨彦辞无所谓道:分了呗。整天黏着我,非逼我说情啊爱啊的,烦死了。大家都是玩玩而已,当真就没意思了。夏慕:要是同性婚姻法通过,你就没想找人好好结个婚。杨彦辞大概觉得很好笑:我爸妈那样,你觉得我还信这些,感情这东西没意思,我是玩惯了的,对谁都认真不起来。夏慕还没回复,杨彦辞那边又迅速回过来一条:当然,你除外啊,你虐我千百遍,我依然一颗真心待你。夏慕:你信不信我现在吐出来。杨彦辞:亲爱的,今晚约吗?夏慕:你别瞎扯,不开我玩笑会死是吧,我跟你说,你就是没遇到能治你那人,要遇到了,你肯定不说那些话。杨彦辞:能治我那人大概还没从娘胎里出来。不说我了,你到底在哪啊?整天神神秘秘地。夏慕:不说了吗,我加班呢。你们玩吧,我现在不爱玩那些了。杨彦辞:哟收心了?碰到喜欢的人了?夏慕:嗯,我儿子啊。你是不知道,养孩子要花多少心思。杨彦辞:……杨彦辞:你已经不是我可爱的夏慕了。别跟我聊小孩,否则友尽。夏慕反正没事,就跟杨彦辞随便聊聊一通瞎扯。当然他没提姚舜,聊的基本是杨彦辞的感情史。杨彦辞说,夏慕则不留情面地戏谑他。杨彦辞家的情况夏慕是清楚一些的。杨彦辞家里很有钱,典型游手好闲没正事的富二代。但他妈在他读初中那年,突然意外死亡,没多久,杨彦辞家就搬进来一位后妈,后妈还领着没比杨彦辞小几岁的拖油瓶。具体情况杨彦辞没说,总之从那以后,杨彦辞整个人都变了。他开始抽烟酗酒泡吧,刚开始频繁换女朋友,之后就开始频繁换男朋友。不谈感情更不谈爱。-姚舜做完手术,从急救室出来的时候,已经将近凌晨四点。患者家属见急救室门开了,连迅速围拢过来,紧张急切地询问病人情况。姚舜说了些实际情况,等家属跟着患者前往重症监护室,他便下楼去办公室,之前都没吃饭就进了手术室,现在精神跟身体无疑都疲惫到了。下楼途中,姚舜拿出手机看了看,没见夏慕有发信息过来,心里顿时有些复杂的失落。然而一进办公室,姚舜就愕然看到趴在办公桌上沉沉睡着的夏慕。姚舜刹那愣了许久,竟然不敢相信他的双眼。半晌,姚舜缓缓接近夏慕。见夏慕手里还拿着手机,桌面则摆放着一只保温杯跟保温盒。姚舜放轻动作,小心翼翼揭开盖子,以免惊醒夏慕。保温盒里装的是饭菜,盒子盖得很紧,还冒着热气。姚舜现在饥肠辘辘,顷刻就被勾起食欲。他接着打开保温杯,不出所料,里面装的是咖啡,咖啡独特的香气诱惑着姚舜的味蕾。姚舜没急着吃饭,先盖好盖子,近距离地俯身凝视着夏慕。夏慕脑袋枕着手臂,微蹙着眉头。他肤色极白,睫毛浓密,毫无瑕疵的脸透着可爱。柔顺的头发遮掩着额角,姚舜抬手摸了摸夏慕头发。夏慕突然砸吧砸吧嘴,殷红柔软的唇性感媚人。姚舜指腹缓缓落到夏慕唇瓣,稍稍一碰便触电般移开。他久久凝望着夏慕的眼神,携裹着的深情炙热,好像下一瞬便要彻底吞没夏慕。“你之前还夸夏慕好看来着,这么快就移情别恋了?”郭默笑着打趣道。“不能这么相提并论好吧?”张潼认真解释道:“夏慕呢,很适合当男朋友,养眼。但姚舜这种,更适合当老公,我敢保证,他至少有六块腹肌,我都能闻到他散发的强烈的荷尔蒙气息,让人特有安全感。”“别瞎幻想了。”郭默残忍击碎张潼的妄想:“没见人还领着对象,据我观察,那女的看姚舜眼神就不对,不是老婆肯定就是女朋友。”张潼颓然叹气。夏慕隔着人群望向姚舜,恰好能看到姚舜侧脸。张潼没乱发花痴,姚舜长得的确很俊朗帅气,黑色风衣衬托着出挑身材,宽肩窄腰,侧脸轮廓硬朗锋锐,薄唇微微扬起,透着很勾人的魅力。他身侧站着那位美女,显然被姚舜的笑给彻底虏获了。夏慕望着姚舜愣了会神。他跟姚舜结仇,变着法想教训姚舜那会,姚舜还普通得被扔进人海都挑不出来,姚舜那时候皮肤有些黑,微胖,还很矮,往那一站,保管让人忽视得彻彻底底。跟当时帅气阳光宛如颗小太阳的夏慕相比,姚舜是真的没存在感。然而偏偏架不住,姚舜他成绩好啊。更悲惨的是,夏慕初中还跟姚舜分到一个班。他跟姚舜小学其实也在一所学校,但小学没那么多考试跟严格的奖惩制度,两人也压根没说过话。进入初中,夏慕的噩梦就开始了。他成绩在班里常年吊车尾,姚舜却次次班级乃至年级。每次夏慕逃课或者犯错,都会被老师拿来跟姚舜比较,变着法地夸奖姚舜,再将夏慕贬低得一无是处。几次三番后,夏慕便是泥人也火了,那会年纪小,不敢跟老师对着干,就想退而求其次去找姚舜麻烦。反正当时夏慕一见到姚舜就不顺眼。夏慕将这事跟杨彦辞、陈宗说了,三人一合计,决定给姚舜一次彻底的教训,看他以后还敢逞威风。陈宗找了一群人,放学后堵在姚舜回家的必经之路,结果消息不知怎地走漏了,姚舜人是到了,身后还领着班主任跟教导主任,反而害得夏慕三人写了检讨,更要当着全校师生念出来,说先警告一次,再犯直接记过。经过这事,姚舜算是跟夏慕三人都结了仇了。

黑河治疗癫痫哪家好
庆阳治癫痫哪家医院好
自贡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