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细雨微风】皮小凤自杀

2019/09/15 来源:随州信息港

导读

司机吴小海的预感是正确的。既然乡长皮万成看中了自己,同意他为乘龙快婿,那么,他的前途,一定是光明的!果不其然,半年后,陈二子调到红华中学

司机吴小海的预感是正确的。既然乡长皮万成看中了自己,同意他为乘龙快婿,那么,他的前途,一定是光明的!果不其然,半年后,陈二子调到红华中学任副校长去了,红华乡计委主任的职位空着,吴小海名正言顺顶了这个缺。
安排好吴小海之后,皮万成也在加紧为自己跑官。副乡长周琴和他在沙子乡考察期间,曾经有过那层亲密无间的关系,事后,她便多次在县委牛书记面前,极力推荐皮万成,另外,皮万成动用血本狠砸金砖,县财政局长的位子总算是坐稳了。这样一来,周琴便成了红华乡乡长。真是一场皆大欢喜的结局。
平时,因为乡里太忙,皮万成很少操心女儿皮小凤的事。另外,他心底总有一个疑惑:她到底是不是自己的亲骨肉?这种事情,只有老婆史秀娣心里清楚,可是,他又不能问她,也开不了这个口。他清楚地记得,在他和老婆结婚三十周年纪念日的那天,小凤次带一个男孩子到家里吃饭。当时因为太忙,要尽快消除女高中生刘喜金杀人事件的负面影响,他没精力去管女儿的婚事。可是,后来小凤再也没有带那个男孩子到家里来过。是吹了还是在继续交往?他不知道。
一连几天,皮万成没有看见小凤回来过夜,便问老婆史秀娣,才知道她报名参加了县里为期三个月的舞蹈短训班。
这天,夜里一点多,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吵醒了皮万成。
“喂,是财政局皮局长嘛,您赶快来县人民医院一趟,您女儿小凤正在医院抢救,情况不太乐观!”
放下电话,皮万成的双手不停地颤抖,半天了嘴唇还在哆嗦。他好不容易才拨通吴小海的手机,要他立刻将红华乡的小车开来,接他去县城。
据医生说,皮小凤是割腕自杀。经检查,自杀前发生过性行为,身上还有多处被抓伤的痕迹,并不排除是性骚扰或强奸。事故现场是舞厅的休息室,男方得手后逃离了现场,警方需要等受害者清醒后作进一步调查取证。
因是财政局长的千金,医院调配有经验的专家、用的进口药,终于把皮小凤从鬼门关前抢了回来。史秀娣听到女儿自杀的消息之后,当场就晕厥过去,经医生抢救,才脱离危险。除了皮万成和史秀娣之外,心荒、焦急的那个人,当然是吴小海。如果,如果皮小凤死了,那么,他这辈子的幸福,还有他刚刚开始的仕途,便要划上句号。现在好了,总算有惊无险。在皮小凤住院期间,老天无疑给了他一次在心爱的女人面前尽力表现的机会。至于皮小凤已经不是处女这个问题,说实话在他的头脑里曾闪过几秒钟的犹豫,又立刻被自己的前途抢占了上风。主要的是,他一直在暗恋皮小凤,曾发誓今生非她不娶。
一连七天七夜,吴小海守候在皮小凤的床边,不眠不休,实在困了累了,多闭上眼睛休息五分钟。他每天为她洗脸、擦身子,喂开水,煲汤,削苹果,煽风……甚至背她去女厕所解手。他对皮小凤,真正做到了细心呵护,无微不至,比成家多年的男人在妻子面前,表现得更出色。
皮小凤醒过来后,当公安人员多次问她,是谁侵犯了她时,她却闪烁其辞,表示不记得了。或许,这个谜底,关系到她更多的伤痛,她不想再有人去揭开它。
人心都是肉长的。慢慢的,皮小凤看吴小海的目光,一天天在改变,,目光中渐渐有了一种依赖感。躺在安静的高干病房里,皮小凤开始反思自己过去的行为,觉得是多么的幼稚,放着面前一个这么的男人不爱,非要去攀什么县长或局级干部。结果呢,遭到色狼的侵犯,失去了女儿身。想到这儿,她的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也许,人生就是如此吧,不经历风雨,怎见彩虹?如果自己不出这个意外,又怎知吴小海是一个如此细心体贴的男人呢?如今,他已不再是默默无闻的司机,也是乡里的一名十品芝麻官呢。他还这么年轻,以后,只要父亲还在其位,不愁没有更好的前程。退一万步讲,就算将来当不了官,他有一门手艺,贷款买部小车跑出租,这辈子的生活也不愁吃穿了。想到这儿,她又破涕为笑。对,她决定要试一试他。
“小海,这几天你辛苦了!”
“没事。能够照顾你,是我三辈子修来的福气呢。”
“小海,我懂。你一直就对我好。只是,如今我的身子脏了,配不上你了——”
小海连忙用手捂住小凤的嘴,不让她把后面的话说完。“没关系的。不管你发生什么事,我对你的感情始终不变。你就看成是被疯狗咬了一口吧,以后再也不要提这件事。再说,我曾经,也和女学生刘喜金有过一次,我在这里向你说声对不起。”
皮小凤的一颗心总算放下了。她的身子很虚,不能多动,左手有伤口,她便伸出右手,紧紧地放在吴小海那双宽大的手掌中。这一小小的动作,令吴小海异常的激动。他看看病房没有医护人员走动,立即抓住机会,在皮小凤的右脸颊上狠狠地亲了一口。
皮小凤的脸上,顿时起了一团红晕。这时,一位年轻漂亮的护士走进病房,手上提着三个静脉注射液的玻璃瓶,“皮小凤,打针了!”

与此同时,皮万成和史秀娣正在家里,商量着女儿小凤的婚事。,他们一致决定,婚事宜早不宜迟,就定在下个月五一劳动节这天吧。史秀娣停顿了一下,对老公皮万成说,“小凤的婚事,有一个人必须参加,不知你同意不同意?”
皮万成一下子便猜到了是薛子华,因为他刚好这个月底拘留到期,便明白他与皮小凤的真正关系。只是,在官场浸染久了的皮万成难得糊涂,大方地说,“我县里的事多,女儿的婚事你就全权做主吧。辛苦你了,我的好老婆。”说完,他伸去一只手想要摸史秀娣的脸。
史秀娣一扭头躲开了,“大白天的,你正经一点,叫人看见,多不好意思!”
这时,门口有个声音在喊:“皮局长在家吗?周乡长有事叫我来接您呢!”
皮万成出门一看,原来是那个帮他写过告状信的方大伯,他如今是红华乡的小车司机。

共 2219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作者叙述了皮小风自杀的过程,文章悬念设置的不错,故事情节错综复杂,耐人寻味。【编辑:李荣】
1 楼 文友: 2012-04-12 10:41:07 多谢李荣老师的点评和鼓励!问好! 爱好文学,坚持写作,广交朋友如何选择好的护理垫
小孩挑食厌食怎么办
营养不良宝宝怎么食补
心源性脑栓塞治疗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