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鸿蒙战圣 第14章

2020/02/15 来源:随州信息港

导读

鸿蒙战圣 第14章……随后一连十日间,傲宇除了修炼,便是伺候着夏初璇的所求,除了方便之外,可谓是照顾到了完美,而傲宇心中也并不讨厌

鸿蒙战圣 第14章

……

随后一连十日间,傲宇除了修炼,便是伺候着夏初璇的所求,除了方便之外,可谓是照顾到了完美,而傲宇心中也并不讨厌这种感觉,反而很喜欢这样安逸的日子。

两人之间的关系,也从开始的生死,演变到了如今的和睦,两人都为此惊奇,但却谁都没有开口点破。

“你伤势应该恢复好了吧?”傲宇淡淡问道,握了握手中的红色令牌,今天便是前往修罗门的日子。

“嗯,恢复了七成,你要走了吗?”夏初璇点了点头,美眸有些颤抖,心中突然的升起了一股不舍之意。

“我有事情要去做,你既然恢复的差不多了,我们就分道扬镳吧。”傲宇轻声说道

,将心中的那一股不平静压制了下去。

“你看了我的身子,难道就想吃干净抹嘴就走吗?”夏初璇沉默半晌,咬了咬牙好似做出了决定一般,俏脸微红的娇喝出声。

“那你想怎么样?我只是个拓脉境的小武者,与你根本比不了,更何况你身后的宗门也并非我能抗衡的……”傲宇语气平静的说道,话到一半却被打断。

“你混蛋!你胆小鬼!你走吧!”夏初璇咬牙骂道,美眸中渐渐的升腾起了雾气,想想自己身为大宗子弟,何曾受过这样的委屈?

傲宇呆愣半晌,旋即有些不可置信的转过头来,笑道:“你不会是要我负责吧?”。

“是!我让你负责,你敢吗?”夏初璇咬牙问道,绝美的脸庞上挂上了滴滴泪珠,一双满是灵气的眸子,直直的盯着傲宇。

“如若你能等,我自然不惧!”傲宇声音坚定的说道,同样直视着夏初璇,虽然自己现在弱小,但有着鸿蒙古诀的存在,欠缺的只是时间而已。

“好!我在飘渺仙宗等你!”夏初璇美眸一喜,心中对傲宇信任不已,虽然他现在只是拓脉境,但刚见到他的时候,他还是六重,短短一月时间,便跨过分水岭,踏入了八重,这份资质足以自傲了。

傲宇重重的点了点头,留恋的看了夏初璇一眼,转身走出房间,心中却是苦笑不已,飘渺仙宗的大名岂能没听过?那可是仅次于皇宫的存在,而人皇宫可是人皇域的主宰。

夏初璇美眸注视着傲宇的背影,咬了咬牙一言不发,半晌后,红唇轻启甜蜜一笑,也随之离开了这个房间,那股出尘清冷的气质再次出现,宛如仙子一般的踏空离去。

……

骄阳城外,此时聚集了足足有三百人之多,每一个都是年龄不到二十,实力达到拓脉境七重的武者,整齐的排列开来,为首的正是修罗门的执事烈南,一身红色长袍,可怖的化元境气息肆意,惹的身后一众子弟赞叹连连。

傲宇同样站立在人群之中,见那烈南一副做作之样,顿时撇了撇嘴,对一些有些实力的人,嚣张显摆的态度,算是看的麻木了。

“出发!”烈南意气风发的大手一挥,率先迈着龙威虎步行去,脸上满是傲然之色。

“是!”三百年轻弟子齐齐应声,一个个脸庞上都是期待和兴奋,完全不知道自己此去是给人家做祭品了。

傲宇见此顿时咧嘴失笑,跟随着众人向城外东方行去,修罗门座落之地正好是往生森林的对面,距离骄阳城约莫三百里。

一路之上众人极其安静,一个个皆是处于亢奋状态,少有接头交児的子弟,每人都是面视前方,身形端正的迈着大步,已然完全进入到了修罗门弟子的状态。

“这门派也太可怕了吧?居然让这群心高气傲的子弟,这般崇拜?”傲宇心中哑然,算是见识到了门派的强大之处。

“嘿嘿,只要加入了修罗门,便是有了庇护,也可获得资源和武技功法,再出现在往日好友面前,都有吹嘘的资本,小屁孩不都是这样炫耀的吗?到是你小子,一副老练的模样才让人奇快。”玉老缓缓笑道。

傲宇摸了摸鼻子不置可否,若说激动的话,心中到是有那么一点,毕竟昔日自己不能修炼,根本接触不到宗派,但经过前些日得知的血祭之时,对门派的那一丝好感也消失不见。

随着众人步行赶路,行了一日时间,便行了百里之多,这放在普通人早便累的倒地不起了,众人最弱的都是拓脉境七重,这般年轻能有如此毅力,也属实让傲宇赞叹,不过旋即想想自己不过十五岁,咧嘴无声的笑了笑。

“今晚便在此歇息吧,明日天黑前抵达修罗门!”烈南挥手大喝一声,自顾自的坐在地上闭目养神了。

一众年轻子弟也好似松了一口气,一个个当即坐在了地上,各自的交谈了起来,顿时一片吐沫星子乱飞,无疑是吹嘘自身实力,把了多少美女云云。

“这位兄弟,我见你一身小厮打扮,原来在哪家客栈高就啊?”就在傲宇凝神之时,一位十七八岁的少年走了过来,相貌到是眉清目秀,一身华丽锦衣,在这三百人当中也算的上是突出的了。

“呃,不敢当不敢当。”傲宇愣了愣,旋即摆摆手回道。

“哈哈,日后我们便是同门师兄弟了,何须如此见外呢。”又是一位年纪与傲宇差不多大的少年走了过来,面庞略显稚嫩,但说话的口气却好似大人一般。

“不错不错!兄弟你可别看这小子年纪小,他可是花中老手了。”之前那十七八的少年笑道。

“那是!什么样的少女,不也得在我胯下承欢吗?”

傲宇顿时满脑门子黑线,看了看唾沫星喷飞的两人,突的感觉自己落后了,好似是骨子里的性格吧,提起了美女当即来了兴趣,三人登时聊的是畅快万分。

经过介绍得知,那个年纪稍大的名叫王阳,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的则叫林小言,两人都是骄阳城中的富家子弟,为了加入修罗门,家族中可谓是下足了血本。

“哼!安静点!别什么阿猫阿狗的,没事乱吠!”突的,一道不和谐的声音打断了傲宇三人的畅聊。

傲宇有些不快的望了过去,当看见那出声之人,正是当日跟随烈南执事的少年之时,咧了咧嘴顿时玩味的笑了起来,心中对这小子可是一点好感都没有。

“你吼什么吼?不过是拓脉境六重罢了,根本不够加入修罗门的资格,有和资格管制我们?”林小言顿时不乐意了,站起身便是大喝起来。

一旁的众人听的此言,也是举目望了过去,一探查之下,发现的确如林小言所说,这小子根本没有达到七重,旋即一个个都是面色不善起来,大有同仇敌忾之意。

“放肆!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烈南执事的外甥!我叫烈门!”烈门好似被戳中了痛处一般,恼羞成怒的大声呵斥。

众人听此一言,顿时哑火,皆是沉默不言的坐了回去,这才想明白,不到七重能进入修罗门的,没有关系岂能通过?又是烈南执事的亲戚,还是少一事为好,想到此处众人也不在搭理了。

“哼!还烈门呢,你怎么不叫烈脑门呢!”林小言脸庞上满是嘲讽之色,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架式,根本不在意对方是什么身份。

噗!

此话一处,傲宇登时将刚喝进口的水喷了出去,也不掩饰直接大笑起来,暗道这小子实在是太有意思了,周围的众人也是忍俊不禁起来,一个个憋的脸色通红。

“小子!你找死!”烈门满脸铁青,最忌讳的便是别人谈论他的名字了,此番被激怒,顿时上前一拳打出。

林小言丝毫不惧,撸了撸衣袖迎了上去,两拳对碰下,身形丝毫不动,反而是那烈门被打的倒飞了出去,在地上滚了又滚。

“哼!老子可是拓脉境七重!”林小言杨着脖子得意哼道,讥讽的盯着爬起来的烈门,一副你奈我何的模样。

傲宇顿时赞叹不已,对着林小言竖起了大拇指,王阳也是一脸的痛快,对烈门这种依靠关系的人,自然很是看不惯。

“你……”

“你麻痹你!”

烈门刚欲怒吼出声,却不料被林小言爆了一句粗口,顿时给憋的脸红脖子粗。

“够了!”一道怒喝声响起,烈南的身形出现在了林小言面前,可怖的气息压了过去。

噗!

林小言登时小脸一白,张口吐出了一口鲜血,却依然不具的盯着烈南,稚嫩的脸庞上满是倔强之色。

“嘿嘿!叫你狂!”烈门阴冷的笑了起来,极其怨毒的盯着傲宇等人。

唰!

傲宇一见事情不秒,连忙闪身来站在了林小言身前,望着烈南笑道:“烈执事,对我们后生晚辈出手,是不是有些太过了?难道我们这些新入子弟,被人欺负了,还要挺着吗?那我们日后进入了修罗门,还有活路吗?”。

傲宇句句珠玑,声音悲愤,使的一众年轻子弟都是动容起来,皆是担忧起日后的门中生活起来,一个个目中都是萌生了退出之意。

“呵呵,今日之事到此为止!门儿,还不给这位小兄弟道歉!”烈南阴冷的盯着傲宇,自然也注意到了众人的情绪。

“舅舅!”

“道歉!”烈南沉声喝道。

烈门满脸怨毒的扫了傲宇一眼,极其不甘的走上前来,怪声怪气的道歉后,便转身离开,寻了一处坐了下去。

烈南扫了扫四周,见众人情绪平缓,再望向傲宇之时,眼中杀意一闪而过,甩了甩衣袖便也离去。

“多谢傲兄!”林小言抱拳说道,小脸上满是真诚之色,刚刚若不是傲宇出头,自己恐怕不死也得重伤,想到这里,心中对烈南烈门算是记恨上了。

“唉,没进修罗门,便惹了个麻烦。”傲宇心下苦笑一声,摆了摆手便扶着林小言坐了下去,心中对这个性子倔强的少年很是欣赏,不然也不能冒着如此危险去救他了。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