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绿野小说天上人间江山文学网

2019/07/12 来源:随州信息港

导读

孙猴子手持双节棍与二郎神大战正酣时,突然,看见猴子猴孙们被四大天王、九曜星君、二十八宿们打得落花流水,四处逃窜,心中一急,将身一摇腾空而起,

孙猴子手持双节棍与二郎神大战正酣时,突然,看见猴子猴孙们被四大天王、九曜星君、二十八宿们打得落花流水,四处逃窜,心中一急,将身一摇腾空而起,直奔南天门。二郎神随后紧紧追赶。看看赶上,使起三尖两刃刀照着猴子头上就砍,猴子不敢怠慢,急忙抡起双节棍接架相还,你来我往,大战了三百回合,不分胜负。  二郎神斗得正酣时,突然,猴子对着二郎神说道:“俺老孙不跟你玩儿了,下线。”一闪不见了。二郎神急忙睁开神目,四下查看。  “尼玛个这是干啥呀,猴子都跑没影了,咋还不去追?”王母花枝招展滴来到二郎神的身后骂道,身后跟着一帮仙女,叽叽喳喳滴嘲笑着二郎神。  “我这不正在找尼玛死猴子哈,唧唧歪歪滴干尼玛啥呀?”二郎神三只眼一瞪,不满滴回答道。  “尼玛胆儿肥了哈,连王母你都敢顶撞?”太上老君突然出现在二郎神面前,伸出手来指指点点滴指责二郎神道。  “这一天,就尼玛知道指手画脚的,有能耐你自己和猴子大战三百回合呀?鹦鹉学舌,有尼玛意思吗?”二郎神回应。  “捉拿臭猴子是你滴职责,干好尼玛本职工作就得了哈,还尼玛敢顶嘴?”太上老君强硬滴说。  “长个嘴就尼玛知道说人家,你自己做做给我看看。”二郎神继续辩解道。  “好了好了,别在这儿唧唧歪歪滴了,该干啥干啥得了哈。”王母上前制止二郎神说道。  “唉,天上人间都尼玛一个吊味儿,谁尼玛能干就得可尼玛谁累死。靠,不用叫唤了,老子这就下去捉死猴子。”二郎神无奈滴向人间进发。  按下云头,二郎神来到一个现代化的大都市,自语道:“尼玛死猴子,说下线就下线,你以为下线俺就尼玛找不到你了?我上网通查你的IP。”  正行间,只见下方有一棵大树,树荫下有一位老者,手拿蒲扇,正在卖烧饼。一位时髦的姑娘从老者身边走过,边走边打着手机,随手将喝完的饮料瓶子甩了出去,正巧砸在老者的头上,老者拾起瓶子追上那位姑娘。  “姑娘,姑娘。”老者追上姑娘问道,“这瓶子是你扔的吧?”  “是呀,咋滴了?”姑娘不解滴看着老者问。  “姑娘,不能随便扔垃圾哈。”老者说。  “我扔垃圾关尼玛啥事儿耶?”姑娘不屑滴说。  “姑娘,这就不对了,爱护环境人人有责哈?”老者诚恳滴说。  “这环境是你家的,马路是你家的呀,你老了老了闲滴没事儿干了吧尼玛?远点煽着得了!”姑娘向老者吼道,说罢,一甩头发,扬长而去。  老者无奈滴摇摇头,回到自己滴摊床上,自语道:“现在的年轻人,咋都这样哈。”四下看了看,高声喊道,“烧饼、烧饼,卖烧饼!”  二郎神大喜,恨恨滴道:“死猴子,用我这天眼一看就知道你是假的,看尼玛往哪儿跑?”说毕,“嗖”地一声,就扑到猴子的上方,正欲扑下捉拿猴子。突然,看见两个敞心露怀,歪戴着帽子,身着制服的城管,一个手持塑胶警棍,另一个胖子手里握着酒瓶儿,不时滴往嘴里酎上一口。二人一步一颤,摇头尾巴晃滴来到猴子变滴老者面前。  “尼玛交保护费了没有哈?”手拿警棍的城管指着老者问道。  “啥?保护费哈?”老者惊讶滴问道。  “不,不,啊不,不是,是保护费,是,是,啊是税,税,税哈。”胖子在旁急忙纠正道。  “对,对,是税!”手持警棍者忙跟着地说,“尼玛交了没有哈?”  “尼玛是打人大队滴?”老者问。  “交警大队不是打人滴。”持警棍者说。  “尼玛是治安大队滴?”老者又问。  “散打大队是不会骂街滴。”持警棍者回答。  “那尼玛是?”老者继续问。  “我给你猜个谜语哈,我上管天,下管地,中间管空气。你猜我是干什么滴?”持警棍者将警棍在摊床上一顿说。  老者挠着头皮,没想出来。空中的二郎神也直挠头,极力猜着持警棍者的谜语。  “不是说都免税了嘛,怎么还收哈?”老者奇怪滴看着二人问道。  “你想肿么滴?谁说免税了,让尼玛交,你就得交,拿来哈!”持警棍者的手伸向;老者喊道。  “我这还没开张呢,拿啥给你们哈?”老者辩解道。  “不,啊不,不交滴,尼玛,马,啊马,马上滚蛋!”胖子结结巴巴地吼道。  “这不是就让我们摆摊滴卖货滴地方吗?”老者不解地问。  “让尼玛滚,你就尼玛就滚,还尼玛啰嗦啥呀哈?”持警棍者大声吼道。  “少,啊少,少罗嗦哈!”胖子说,“尼玛在,啊在,在这影响,影,响,交,啊交,交通滴了哈!”  “你们不能这么滴不讲道理啊?”老者争辩道。  “砰”的一声,持警棍者一警棍打在老者头上,老者应声倒地。  “这,啊这,这就是尼玛,是,啊是,是道理!”胖子笑着扔掉酒瓶子高举拳头说。  随后两人你一棍我一拳,一顿暴打,将老者打得在地上爬不起来了,只有喊救命滴份儿了。  二郎神看见,高兴极了,急忙上前,双手抱拳深施一礼,赞道:“好拳法,好棍法!不知二位是哪路滴神仙呕,手段滴竟然有这等滴高明哈?杨某着实滴佩服佩服哈。”   “你尼玛是谁呀?干啥,是要打抱不平滴哈?”持警棍者瞪着眼睛吼道。  “哈,不是滴,不是滴!”二郎神急忙摇着双手,满脸陪笑道,“我滴只是想结识结识二位哈,没有恶意滴。”说吧,睁开神眼,想看清二人到底是哪路神仙。  “你这滴是什么哈?”持警棍者指着二郎神的神目问道。  “哈,这是我滴的天目滴。”二郎神笑着回答。  “少尼玛在这给我滴装神弄鬼哈,想骗老子?没门滴儿!”持警棍者怒吼道。  “削,啊削,削他!”胖子抡起拳头也跟着吼道。  “对!看你那怂样,削他!”持警棍者应声喊道。  吼罢,二人上前就打,三下五除二,就把一个神通广大滴二郎神打倒在地,毫无还手之力,口中不住滴叫唤救命。  老者见二人围攻二郎神,急忙起身,捂着满脑袋滴鼓包,露出满是鲜血滴的猴脸儿笑了,指着二郎神说:“尼玛滴这回遇着了对手,知道厉害了吧,看你还咋逞能!就尼玛知道欺负俺老孙,这回傻逼了哈。”  “猴子,快救救我滴哈!”二郎神向猴子求救道。  “哈尼玛啥呀,少来啦哈,我救了你,尼玛还跟俺老孙做对滴,美得你。自己的梦自己圆吧哈!嘻嘻,哈哈,哇哇。”随着笑声远去,渐渐滴消失,猴子的身影也陡然不见了。  二郎神见自己越是求饶,就越是挨打的没完没了,索性躺在地上装死。  二人打累了,坐在地上不住滴喘息,喘了了半晌,起身把猴子滴摊床推走。边走边骂道:“今天真尼玛滴倒霉透了哈,保护费没收到,只能把这个烂摊子推回去了。淬!真尼玛滴丧气哈。”  等二人走远了,二郎神才小心翼翼地坐起身来,“矮油,矮油,矮油喂……”不断滴呻吟着,腾出手来,撕下裙摆,轻轻滴擦拭脸上滴血迹,掸去身上滴尘土。浑身疼痛难当,矮油矮油滴直咧嘴。  “这尼玛到底是哪路神仙啊,肿么厉害,让俺吃这么大滴亏哈?”二郎神自言自语着,又四处查找孙悟空滴下落,无影无踪。没办法,只有忍着浑身疼痛,纵上云头,直奔天空。  “又尼玛白折腾了哈?”太上老君不满滴说道。  “有尼玛啥事儿,管的着吗?靠!”二郎神骂道。  “矮油喂,这尼玛是让猴子给揍了吧?看看这浑身的伤哈,你是肿么搞的嘛?”王母上前嘲笑道。  “少尼玛装犊子了,尼玛这边让我抓猴子,那边又尼玛派不知哪路神仙与我作对,使俺受伤。”二郎神委屈滴说,“我尼玛找玉皇大帝说理去。”  “别尼玛吓唬我,老娘不怕,尼玛不就是玉皇大帝的外甥吗?多了个球哈。有能耐尼玛去告去,老娘在这儿等着。靠,谁怕谁哈!”王母气愤地说。  “告就告,尼玛等着!”二郎神怒气冲冲滴就要去找玉皇大帝。  “尼玛真是二逼哈,她他妈是玉皇大帝的老婆,尼玛一个外甥,多个毛哇?”太上老君哈哈一笑说,“人家俩人睡在一张床上,盖着一张被,枕的是一个枕头,靠,尼玛外甥有人家近吗?肿么就不知量力哈!”  二郎神一听,就像泄了气的皮球,瘪了。气得红头胀脸,眼泪在眼圈直转,站在那里,一时递不上话来。  “行了,行了,别尼玛不服气了。”太上老君指着人间的高速公路上说,“你看,死猴子在哪儿呢,快去捉吧!”  二郎神因眼里有泪花,看不清太上老君指的地方,气呼呼滴一跺脚,向人间飞去,擦干眼泪,四下查找猴子。手捂着被城管打伤的脸,自语道:“这是啥人呀,肿么厉害,一定是死猴子派来的,哎呀,不对呀,他们是先打的死猴子哈。这到底是干啥地嘞?”正在会胡思乱想时,突然,看见高速公路上,猴子身穿城管服装,裂着怀,歪戴着大檐帽,正在仰天大笑:“哈哈,我终于成为城管了,牛逼大发了哈。”一手拿着笔记本,一手里拎着塑胶警棍,比比划划,手舞足蹈,正在路上劫车查车。不顾身上疼痛,按下云头,向猴子飞来。飞着飞着,只觉得空气污浊,呛得有些透不过起来。刚刚擦干滴眼泪,又被呛了出来。   “这尼玛是肿么回事儿呀,肿么空气污染滴这么厉害?”二郎神用手捂着嘴,落在高速公路上。向猴子劫车查车滴地方看去。   一辆法拉利正在高速行驶,猴子浑身没有二两肉般滴向法拉利打手势,示意停车。见法拉利没有停车的意思,猴子竟然站在路中间,举牌示意停车。法拉利到了猴子面前,一下就把猴子撞到在地,并轧了过去。猴子在车底下翻滚着,车轧过去后,猴子倏然不动了。法拉利停下,车门打开,走下一位穿着时髦,眼戴墨镜的年轻富二代。悠闲滴走到猴子身边,蹲下来看看猴子。只见猴子呲牙咧嘴,呼哧呼哧滴喘着粗气。富二代气呼呼滴回到车里,发动着火,咬牙切齿滴将车倒回,恨恨滴又把猴子轧了一个来回儿。见猴子还在乎痛,就下车,抽出一把砍刀,对着猴子一顿乱砍,把个猴子砍得遍体鳞伤。  “干尼玛啥呀,干查老子的车?”富二代边砍边骂道,“靠!尼玛不知道我爹是谁呀?我爹有的是钱,买尼玛一条命算啥?就尼玛这样的百八十条命也买得起。不知量力,敢尼玛来惹我哈。靠!老子整死你。”  “我就想看看尼玛牌照,就要轧死我呀?”猴子呻吟道  “肿么滴,看老子的牌照?”富二代吼道,“老子的牌照就牛逼了,咋滴!城NB59488。‘牛逼,我就是爸爸’,不行哈?轧死你,我尼玛还砍死你呢!”说罢,抡刀又砍。  二郎神见状大喜,急忙奔上前来伸手要与富二代握手,以示感谢。不想脚底下被猴子一绊,竟然向富二代撞来。富二代见状大怒:“靠!尼玛敢撞我,老子砍死你。”  不由分说,挥刀就砍。霎时,二郎神就被富二代砍倒在地。  “别砍哈,我是来感谢你滴。”二郎神挥着手臂,一边遮挡富二代砍来的砍刀,一边解释着说。  “靠尼玛滴,老子用得着尼玛感谢啥?”富二代嘴里吼着,手里的砍刀毫不手软滴猛着,嘴里不停滴叫着,“老子就尼玛砍死你,少尼玛啰嗦,去死吧!”  猴子借此机会,起身向天宫飞去,嘴里不断滴说:“这人间也太尼玛乱着了,打呀砍呀,弄得尼玛遍体鳞伤,死不起活不起的,还不如上天庭,让尼玛玉帝给俺来个痛快哈,遭不起这份罪哈。”  二郎神借机挣脱富二代,急急追赶猴子,听见猴子自言自语,便哭着说:“尼玛要是早就这样想,老子也不至于跟着你受这样的罪呀,老子这回可亏大了哈。”  “行了哈,老孙要是知道人间这逼样,早就让玉帝给砍了。靠!我还不知道埋怨谁呢。”猴子不无后悔滴说。  二人边走边说,渐渐滴,二人有了惺惺相惜的感觉,越唠越觉得有些意气相投,相见恨晚感觉,两人的手不知不觉滴紧紧握在一起。经过这些日子在人间饱受的磨难,两人的心已经紧紧滴靠在一起了。  二人说着就来到了天宫。  “娘娘,娘,我靠!这么叫你咋还不搭理人家呀?王母同志。”太上老君喊着王母。  “干嘛,干嘛,干嘛?你没看见老娘正在看这俩傻逼呢么?哎,哎哎,你看哈,这俩傻逼咋还不打了哈?”王母说。  “是啊,这俩傻逼咋还肿么近乎呢?”太上老君惊讶滴说。  “一定是尼玛二郎神收受猴子的贿赂了。”王母肯定滴说。  “这事儿一定要查明,如果真的二郎神收受猴子滴贿赂,一定严惩不贷。”太上老君气愤地说,“我要用车拉一车石头,撞不死臭猴子,也轧死那臭猴子。”  “我们是神仙,做神仙滴就不能这么粗鲁哈。要是他俩互相通气儿,我就尼玛用三鹿氰胺滴奶粉灌死他,拿人间的化肥的水果毒死他。这就叫杀人不见血哈。”王母说。  “杀人不见血的方法多了,看我的,用残留农药的蔬菜药死他。”太上老君说。  “我用地沟油炸滴油条,腻死他。”王母说。  “我用瘦肉精做的火腿肠,噎死他。”太上老君说。  “我用染色馒头,染死他。”王母说。  “我用假药,吃死他。”太上老君说。  “我让染性病的小姐陪他睡觉,病死他。”王母说 共 7616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男科的专科研究院
云南癫痫好的医院
癫痫诊断时需要进行哪些辅助检查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