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大闹“天宫”

2019/09/14 来源:随州信息港

导读

摘要:这篇微小说写的是教师刘岚中午送完路队去买饭,儿子小龙见办公室无人便玩起了《孙悟空三打白骨精》的游戏,把办公室弄得乱七八糟不说,还打到了

摘要:这篇微小说写的是教师刘岚中午送完路队去买饭,儿子小龙见办公室无人便玩起了《孙悟空三打白骨精》的游戏,把办公室弄得乱七八糟不说,还打到了刘岚,她想教训儿子,儿子一溜烟儿跑了。刘岚心里五味杂陈,她整天忙于对学生的管理却忽略了对儿子的教育。 那是三月中旬的一个中午,学校放学了,老师们送完路队回家的回家,吃饭的吃饭,刘岚送完路队也去饭馆买饭去了,办公室里空无一人。
刘岚的儿子小龙平时喜欢看《西游记》了,到底看了多少回连自己也记不清楚。《西游记》里的孙悟空成了他心中崇拜的偶像,因此常常学着孙悟空的样儿,手拿“金箍棒”边走边舞,有时还来个金鸡独立,摆个造型;有时俩腿一纵,双脚离地夹住棍子,在棍子上手反搭在眉间向远处眺望,俨然一个护送唐僧西天取经的孙猴子。今天也不例外,他写完作业走出教室时,顺手拿走了老师放在讲台上的一根教棍,他当它是“金箍棒”,一边往母亲的办公室走,一边用双手舞着教棍,嘴里念念有词:“呔,妖怪,哪里逃!”说着双脚离地纵身一跳,教棍从头顶挥下在地上“啪,啪”作响。
小龙走到办公室门口推开虚掩的门见里边无人,母亲也没回来,他就在椅子上坐下等着,手里还在不停地转动教棍。转着转着他突发奇想,此时办公室里无人,不正是我“大闹天宫”的好机会吗?想到此,两眼滴溜溜四下一转,发现窗台上放着两瓶墨水,一瓶红墨水,一瓶蓝墨水。他拇指食指一捏,在空中“叭儿”打了个响儿:“对,我就拿它妆扮。”
他拉开母亲的抽屉,翻出一支毛笔对着镜子给自己画了个猴相儿,还染了个红嘴圈儿。画好之后把笔一扔,顺手扯下了挂在窗户上的窗帘披在身上当紫金袍。他在镜子上照了照:“嗯,不错,就是金箍棒太小。”
怎么办?无意间他把眼光落在了门角儿,门角儿放着一个拖把:“有了,就是它了。”
他拽过拖把用脚踩着拖把头儿使劲往下拽把儿,由于用力过猛,拖把头与把儿分离的一刹那,他的身子向后仰去撞到了椅子,结果连人带椅子窝在了地上。他骂骂咧咧地爬起来:“死妖怪,坏妖怪,想给俺老孙使绊儿,俺老孙不怕你。”
说着站了起来,然后纵身一跃跳上桌子,他站在桌子上觉得桌子还不够高,就把椅子提到桌子上,人站上了椅子:“嗯,这下可以了。”
他摆好姿势,单腿独立,举棒瞪眼,手指前方大喝一声:“呔,妖怪,哪里逃?!”说着举起“金箍棒”从椅子上飞身跳下。
正好刘岚提着饭从门里进来了,她猝不及防,“金箍棒”一下子落在了她的头上。刘岚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击,吓得:“妈呀!”一声坐在了地上,饭盒甩在了一边,饭也洒了一地。
小龙做梦也没想到打白骨精竟然打到了自己的母亲,一下子傻眼了,愣愣地站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刘岚坐在地上一只手摸着被蹾得生疼的屁股,一只手捂着被打得生疼的脑袋抬眼一看,原来竟是自己那淘气的儿子。她炸了,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夺过拖把把儿就去揍小龙。小龙知道自己闯了祸心里害怕,一闪身从母亲的胳肢窝钻出去一溜烟儿跑了。刘岚那个气呀真是没法儿说,看着被儿子搞得乱七八糟的办公室,心里的火儿“蹭”一下就窜上了头顶,她真想逮住他狠狠地揍一顿解解气,等她撵出办公室,哪里还有人影儿?早不知去向。
她只好进门先把儿子搞乱的办公室收拾一番。待办公室收拾好了又出去重新买了些饭回来等着儿子吃。哪知道,左等右等不见人来。中午时间眼看着就要过去了,就是不见儿子。刘岚这时有些后悔,后悔自己不该咋呼着要揍他。儿子早晨就没吃进去多少,中午饭再不吃能撑得住吗?想到这儿,她抬脚向小龙的教室走去,来到教室门口往里瞧,只见其他学生不见儿子的身影儿,刘岚有些焦急了:“这小子,死哪里去了?”
她又走下楼梯准备到操场去找,可在操场转了几圈也没找见儿子。这人到底跑哪了?这么长时间不吃饭,莫说一个孩子,就是大人也该饿晕了,他不吃饭能行?想到这儿,她赶紧返回办公室,希望能看见儿子在办公室吃饭的的影子。
再说小龙闯了祸哪敢到办公室去吃饭啊?他坐在一个少有人到的角落里,肚子饿的“咕噜噜”叫,就是没勇气走进办公室。他知道今天的祸闯得不小,估计把母亲打疼了,不然她不会发这么大的火儿。饿得实在撑不下去了就探出脑袋向母亲的办公室张望。这时,他发现母亲向自己的教室走,他真想趁这个机会溜过去把饭偷拿出来,无奈自己的教室离母亲的办公室不远,用不了几步。看来偷饭是行不通的,只好咬牙忍着。就在这时,他看见母亲好像要往楼下走,偷饭的机会来了。于是,他起身猫腰溜进办公室端起饭盒就狼吞虎咽的吃起来,一边吃一边从办公室的玻璃窗往院子瞧,看母亲是不是往回返。由于吃得太快,噎得他“咯儿咯儿”的直挺脖子,他赶紧拿起杯子管它水凉还是热,登在嘴上猛喝几口就又快速地往嘴里巴拉饭。快吃完时,他发现母亲好像要从操场往回返,急忙把剩下的几口全塞进嘴里,弄得两个腮帮子鼓鼓的,就像了塞进了两个核桃,嘴都有些回不转了。他撂下碗就往外跑,正好有位老师从门里往进走,不小心跟小龙撞了个满怀,小龙嘴里的饭连汤带水挤到了那位老师的衣襟上。小龙一个趔趄,他顾不得道歉,像老鼠似的一出溜儿跑了。
那位老师看着小龙奇怪的样子不知是怎么回事?正纳闷时,刘岚进来了,见桌上的饭盒空了,筷子也掉在了地上,就问:“王老师,你看见我家小龙了没有?”
那位老师说:“看见了,我刚进门时和你儿子撞了个满怀,你瞧,你儿子嘴里的饭也糊到我的衣襟上了。”
刘岚赶紧说:“对不起,对不起,我给你擦擦吧。”说着去拿毛巾。
那位老师说:“不用,不用,我自己擦就行了,你儿子今儿是咋啦?慌里慌张的。”
刘岚叹着气说:“唉,这混小子,都快把我气死了。”
“怎么了?”
刘岚把中午发生的事说了一遍,那位老师笑了:“怪的不得你儿子就像做贼似的往外跑,原来是在躲你呀!”
这会儿,刘岚真想去教室把儿子提溜到办公室来狠揍一顿,无奈,上课的铃声响了,她只好做罢,因为她还有课呢。
一下午,刘岚的肚子气得胀胀的,胸口像堵了个什么似的。她不止一次的想,我怎么这么没用?连自己的儿子都管不好还当什么老师?看来不教训不行了,不然他还不知道我的厉害!
下午,刘岚送完路队收拾好东西准备等儿子回家,可是左等又等,就是不见儿子来找自己。眼看太阳就要落山了还没看见人来。刘岚的焦躁情绪上来了:“不等了,我看你这混小子本事有多大,能自己回家?”
刘岚提着包走到校门口,她总是不放心,儿子从没有自己一个人单独回家过,这万一······她再次回头,还是不见儿子的人影儿,一咬牙,自个儿往家走去。
回到家里,她懒得做饭,只热了一些剩饭,搞搭得吃了点儿就坐在沙发上。天渐渐黑了,屋里的光线也暗了起来,父子俩谁也不见回来。刘岚灯也不开,坐在那里生着闷气:“一个不回来,一个不闪面儿,还真是父子俩啊!”
大约九点多才见丈夫开门进来,他开灯一看:“哎,你在家啊?我还以为家里没人,怎么不开灯呢?”
刘岚不理他。丈夫见刘岚不说话就问:“谁欺负你了,嘴倔脸吊的,你照照镜子看你那张嘴,都快能挂油瓶子了。”
刘兰没好气的说:“还能有谁?你那宝贝儿子呗!”
“宝贝儿子怎么了?不是好好的么?”
“好好的?好好的我能气成这样?”
丈夫一听哈哈笑了起来:“你呀,平时不好好管教,我管教你总是护着,这回知道厉害了吧?娃嘛,给个好心,别给好脸儿,这是老人们的经验,你知道不?”说完朝着门外喊:“小龙,进来!”
小龙低着头灰眉怵眼的进了门用惶恐的眼神望着刘岚。刘岚真想扑过去狠地揍他一顿,可看着儿子那可怜的样子又于心不忍,就只用眼睛瞪着并没动手。小龙看母亲捏着的拳头心里有些害怕,就求饶着:“妈,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你饶了我吧!”
“饶你?我这次饶了你,你还会有下一次,你说我能饶你吗?”
小龙说:“妈,求求你,没有下一次了,饶了我吧!”
刘岚看着儿子乞求的样子心软了,说:“今天把账先给你记着,以后再敢调皮绝不轻饶,知道吗?”
小龙点着头连声说:“知道了,知道了。”
“吃饭去吧!”
小龙放下书包走到厨房吃饭去了,刘岚这会儿心里全是五味杂陈,自己平时只顾管理学生却忽视了对儿子的教育,想着自己的儿子就是不管教也差不到哪儿去,看来是自己错了。这可真是管学生容易管儿子难啊!
夜深了,看着儿子熟睡的样子,刘岚一点儿睡意也没有·····

共 15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儿子年幼调皮,是正常的,关键是做父母的,做老师的如何教育和引导。作品讲的情节说明了对孩子教育的重要性,教育要从娃娃抓起,拖不得。作品语言通顺,情节曲折,对儿子的塑造很成功,欣赏佳作。 【微编 王老大】
1 楼 文友: 2014-02-26 20:54: 2 微型小说栏欢迎您,握手问好了,期盼您的新作!轻微晕眩怎么治
拉拉裤什么牌子的好
小孩为什么流鼻血
8岁儿童口臭怎么办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