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他们今天也没离婚

2019/06/21 来源:随州信息港

导读

钱浩明和李博睿猜测的“夫夫互殴事件”并没有发生在秦慕琅和宋昕琰身上。杂⌒志⌒虫两人与他们分开后, 宋昕琰直接把开车上大桥, 开向与回家方

钱浩明和李博睿猜测的“夫夫互殴事件”并没有发生在秦慕琅和宋昕琰身上。杂⌒志⌒虫两人与他们分开后, 宋昕琰直接把开车上大桥, 开向与回家方向相反的江边, 在非游客游玩区停下车, 将车停在一旁。上车后,一路无言的两人气氛有点点微妙, 宋昕琰知道秦慕琅生气了。他问秦慕琅:“要下车走走吗?看看夜景。”他的声音里听不出起伏。生气不说话的秦慕琅十分严肃, 皱头紧琐:“嗯。”他看了看后面没人也没车靠近,推开车门下了车。现在的他们急需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好好聊一聊, 否则两人怕是要在车内冻成冰块。宋昕琰和秦慕琅都有意识不想冷战, 也不想吵架,从结婚到现在,他们还没为什么事情脸红过。其实在家里也可以聊, 但是宋昕琰觉得家里应该是让人舒服的地方, 不应该把个人情绪带进去,就直接把秦慕琅拉到江边, 一个能让人心情开阔的地方。现在这个点雨刚停不久, 地面上留下一滩滩水渍, 在路灯的照映下, 映着清冷的光。宋昕琰带上贵重物品、手机和车钥匙下了车, 跟在秦慕琅后面,两人一前一后, 各自沉默。直到走到一处有人钓鱼的地方, 秦慕琅才停下, 望着泛着光的江水面, 叹了口气。宋昕琰走到他旁边,盯着江面,听到他的叹气声,心里微微一紧。他其实内心很紧张,握着手机的手心都出汗了,脑子在疯狂转动,怎么向秦慕琅解释他和钱浩明认识这件事。在此之前,他脑子就闪过很多个被发现的场景,每一个场景的秦慕琅都是不平静的,他没考虑过秦慕琅会如此安静,有点不像他。或许说宋昕琰觉得秦慕琅更应该对自己发脾气,骂自己两句,甩车门,摔手机,然后离家出走。可是他没有,是他的教养不允许他生气,还是他为了自己在克制情绪,又或者自己的猜测一直都是错的?从秦慕琅得知宋昕琰大学期间是音乐社团,再得知钱浩明之前也是社团的成员,估计就已经有了猜测了,宋昕琰不知道他到底知道哪个地步,所以,他现在还不敢开口,他在等秦慕琅问自己。今天吃饭期间,从钱浩明向他们透露的信息来看,似乎是秦慕琅对他们的关系有所误会,他并不知道自己曾经通过钱浩明进一步了解他的信息。想通了这其中的关节,宋昕琰也就没一开始那么慌张,别看他表现得平平淡淡,事实上,他害怕秦慕琅生气,害怕他突然选择不要自己,说白了,他向秦慕琅隐瞒的太多,就变得不太自信,每天都在担心对方知道后会给他不停的减分减分再减分。终于,宋昕琰的耐心取得了胜利,秦慕琅没忍住,开口了。秦慕琅双手轻拍了一下江边护栏,用自己觉得轻松的语气说道:“你和老钱大学期间就认识了啊。”他是有点生气,但还不足以让他和宋昕琰翻脸,他更想从宋昕琰口中得知真相。就目前而言,宋昕琰和钱浩明认识这件事并没有说开,没有摆到明面上来。宋昕琰将手机塞进口袋里,双手交握,搭在护栏的方形柱子上,他轻笑道:“你之前就知道了吧。”话说到这个份上秦慕琅觉得自己还不继续问,那就是傻逼。他有很多问题想问:“你们认识这件事,为什么要瞒着?”宋昕琰坦白道:“一是怕你误会。二是其实这些年和钱师兄也没怎么联系,我也极少出现在你的朋友圈。没有刻意想向你隐瞒,就觉得顺其自然,等到了时机就告诉你,现在是不知道怎么开口。”他没叫秦慕琅生气或者不生气,只要他还有听的心思,就会慢慢给他解释。说出来,确实总比一直瞒着好,宋昕琰开始渐渐放松紧崩的身体。秦慕琅又问他:“你们真的没有”他更在意的是他们有没有过一段!宋昕琰知道他要问什么,转头对他勾起嘴角,微笑是的桥梁,他说道:“我发誓,我和钱师兄真是清白的,我说过,大学期间没交过女朋友,也没交过男朋友。”见秦慕琅脸色开始一点点缓和,宋昕琰又重新把他和钱浩明认识的过程捋一遍,“我和师兄确实是在音乐社团认识的,那会儿我刚上大一。军训后有一个新生晚会,我和高云舒临时组合上台表演,被他们音乐社团的人看见了,就想把我们拉了进去。我原本也没想进去,是高云舒硬把我拽进去,我们两个是铁哥们,关系好。”秦慕琅仔细听着,心想道:看来他要防的根本不是钱浩明,而是高云舒,宋昕琰的大学生活,哪儿哪儿都有他的身影出现。内心风暴袭卷而来,但是却没打断宋昕琰的思路。宋昕琰继续说道:“然后就进了音乐社团,很被师兄师姐们看好。当时,钱师兄自己组建了个乐队,他们乐队的吉他手好像跟他们闹了点矛盾,离开了,没组成,然后就想拉我入伙。我刚上大学,并不想加入师兄们的乐队,虽然他给我的待遇很不错。”秦慕琅听着听着总算融入进宋昕琰的大学回忆,顺着他的思路问道:“为什么?”宋昕琰沉默一会儿,说道:“因为我和高云舒他们也有自己的乐队,就是上次和我一起吃饭的那帮朋友,你接我那一回,他们几个就是我当时乐队的成员。不过,你来的时候他们好像都已经回去了。”秦慕琅有点懊恼,他那天光吃钱浩明的醋接人来慢了,不过他这时不免又想到高云舒:“高云舒居然也是你们乐队的?”宋昕琰说:“自然,乐队也是他牵头组成的,他智商高,又有能力,是我们乐队里的智囊。”秦慕琅心情已经平复下来,又问:“你们是什么时候组的乐队?”感觉自己好像错过了一个世纪,再次错失认识宋昕琰的机会。宋昕琰对他是真的有问必答:“我想想,应该是我们高三毕业那个暑假吧,正好认识一个酒吧的老板,于是我们就自己出道了,主要是想赚点零花钱。其实,真实原因是,当时我们有个朋友家境不是很好,家里兄弟姐妹有点多,考上大学也可能家人不让上,所以我们就组了个乐队去酒吧演唱,赚钱给他上学。上大学后,我们的乐队还在继续,直到他念完大学,我们才解散了乐队。毕竟娱乐圈不适合我们,见好就收。”没想到一个乐队背后还有这么一个让秦慕琅万分想不到的故事。多少十八九岁的孩子还在跟父母吵架,闹矛盾,谈恋爱,宋昕琰他们已经懂得赚钱帮朋友解决生计问题。想想自己,高三毕业的暑假在做什么?哦,好像是跟钱浩明柳博睿他们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毕业旅行,过程还是挺开心的。但比起宋昕琰他们的事情,仿佛就一点意义都没有,光吃喝玩乐去了。秦慕琅说道:“你们做了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而且还坚持了那么多年。”宋昕琰:“嗯,所以我们几个朋友之间的关系要比一般人要稳固。”秦慕琅:“那我们结婚三年没跟他们说,不怪你啊?”宋昕琰:“不会,说出来也不怕你笑话,他们觉得我就纯粹找个男朋友搭伙过日子。”秦慕琅突然反应过来:“我这个真男朋友真老攻还是能带出去见人的。”宋昕琰勾起嘴角,微笑道:“不是你想的那样,你也可以见人,就是我向来不太跟他们说自己的事,久了,他们也就习惯了,不太会问。”秦慕琅明白了,宋昕琰的家庭是什么样的,他那些朋友都非常清楚,知道他为难,作为朋友他们也就不多问了,是令人羡慕的友情了。秦慕琅说:“你的朋友都挺好的,我越来越想认识他们了。”宋昕琰笑了下:“都是普通人,没有你想象那么厉害。”秦慕琅又问道:“还有个问题。”宋昕琰说:“你问。”秦慕琅:“邓星笛如果没有考到外省上学,有没有可能成为你们的乐队成员?”宋昕琰没想到他还能扯上邓星笛,可见他真的很爱吃醋,耐心道:“我不知道,每个人的选择不同,人生没有重复选择的机会,每一次的人生转折都只有一次选择的机会,不会重来。”对不可能发生的事情进行预测并没有意义,更何况他现在面对的是一个醋坛子,说多错多,不如不说。秦慕琅听到这个答案还算满意,他望着对面光茫四射的游船,心情突然有点低落,要是他参与了宋昕琰的高中生活和大学生活那该有多好啊。宋昕琰说的对,人生的选择只有一次,他只后悔没有早点遇到宋昕琰,却从未后悔过选择和他在一起。在谈话中,宋昕琰弱化掉他们今天晚上产生的矛盾点,成功转移了秦慕琅的注意力,他在内心嘘了口气,隐瞒自己暗恋一事,真的有点不容易,差点就被发现了。幸好,他在出门之前悄悄和钱浩明提过一嘴,除了他暗恋一事不能提,别的都可以说。将风险降到,就是成功了。秦慕琅似乎也没发现他不想让他知道的事情。就这样吧,知道了反而徒增对方的烦恼。秦慕琅突然握住宋昕琰交握的手,被风吹得有点凉:“太晚了,回家吧。”宋昕琰看了一下江面,游船也已经没几艘了,说道:“好。”别人玩得如何跟他们没关系,他们也有自己的生活。回家时,司机依旧是宋昕琰。不过此时车上的气氛与来时截然不同,存在他们之间的一团郁气消失不见。他们对对方的感情又有了新的认知。回到家后,感冒已经好得差不多的秦慕琅没有放过宋昕琰。一进门就把对方按在门背上吻了起来。在这方面突然霸道起来的秦慕琅咬着他的嘴唇说道:“知道这是什么吗?”宋昕琰回咬他:“不知道,求求秦先生告诉我。”被狠咬一口的秦慕琅后退一步,拉他进房间,直接把他按倒在床上,低头俯视他。秦慕琅说:“做错事是要遭到先生惩罚的。”宋昕琰将一个枕头横在他们中间,抱着说道:“我有点害怕,你别惩罚我好不好?我知道错了。”秦慕琅一把扔掉枕头,十分霸道拒绝道:“不好!”不知道为什么秦慕琅总是要在床上和他玩这么幼稚的游戏,但他好像总是对这些小游戏乐此不疲,宋昕琰还能说什么呢,自己选的老攻,再幼稚也要跟着玩下去。话又说回来,比起他们的次,秦慕琅和他真枪实弹不知多少次后,技术娴熟,俨然是一位经验丰富的老司机,还自带剧情的那种。考虑到第二天还要上班,凌晨之前结束这场看似短暂却并不短暂的情.事。洗个澡出来,宋昕琰喝了杯温水润润嗓子,喝了两口,秦慕琅把杯子接了过去,就着他刚才喝的位置喝下一半。秦慕琅把杯子搁在床头,说道:“感冒几天感觉自己身体虚了些,刚才出了很多汗。”宋昕琰把枕头摆回原来的位置,看他一眼,送他四个字:“好好锻炼。”秦慕琅把宋昕琰拉到自己怀里,在他的脸颊上用力亲了下:“遵命,宋哥哥!”宋昕琰推他的头,抹掉脸颊上的口水,嫌弃道:“睡觉。”秦慕琅抱着他笑出声:“你怎么那么可爱。”宋昕琰拉上被子把头蒙上:“你好烦,还睡不睡了。”事后害羞又不是他的错,天性使然。“睡,当然睡。”秦慕琅把被子拉到他脖子,关掉床头灯,握着他的手躺好。身体积压的郁气全部发泄掉后,秦慕琅全身都特别轻快,第二天早上起来,感冒全好了。看来病好的快慢还跟人的情绪有关。三天后的下午,晴空万里。秦慕琅单独约钱浩明到拳击馆健身,把对方打得筋疲力尽。钱浩明累得手都抬不起来,骂道:“秦慕琅,我说你是不是公报私仇。”秦慕琅摘下拳套,冷笑道:“谁让你比我更早认识我家昕琰,竟然还敢瞒着我。”我的宝贝不能动,但还治不了你?累瘫在台上的钱浩明摆摆手,向秦小气鬼求饶。李博睿那个贱人,提前收到风,溜了。这事之后,钱浩明在微信里向宋昕琰哭诉秦慕琅把他揍了一顿的事情。在公司上班的宋昕琰用a4纸挡着自己的脸,勾起了嘴角,笑了下。秦慕琅这个傻子。

湖州的专科医院治疗白癜风
三明哪家医院专治癫痫好
遵义白癜风专科医院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