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枪魔道 第三章 持剑者

2020/01/17 来源:随州信息港

导读

枪魔道 第三章 持剑者“强么?”海东岭的感知能力最弱,再加上两者距离太远,虽然清楚有人接近,却也无法探知对方深浅。“大概很强。”左

枪魔道 第三章 持剑者

“强么?”海东岭的感知能力最弱,再加上两者距离太远,虽然清楚有人接近,却也无法探知对方深浅。

“大概很强。”左从戎笼统的回道。

“你不确定?”

“对方压制波动气息的手法很高明,感觉不出来。”左从戎老实地说道。

“……”海东岭倒吸了口冷气,不再言语。

现在他算是明白左从戎为什么没有给出确切回答了。但是,这笼统的回答,已然将所要表达的东西全部透露出来了。以左从戎的灵觉与精神强度,想要躲过他的探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即使对方还没有走到近前来。而既然对方能够瞒过左从戎,那也意味着只有两种可能。一是对方是精于隐藏气息的高手,让左从戎无法确切感知,另一种就是能力强于左从戎的,因为更高的境界,使得左从戎没有能力去感知。

而这两种可能性,不管怎么想,也只有后一种结果而已。对方既然敢单枪匹马前来截杀他们,又怎么可能是弱者。

两人的对话结束没多久,对手便已接近。令人惊讶的是,对手在接近之后并未现身。连与他们对话的意思都没有,狂暴的波动气息便瞬间在整片森林里充斥开来。

“静岳!”在几人还在等待的时候,对方的令咒吟唱已经传荡而出。

“轰!”在几人还在惊讶的时候,对方的攻击已经轰然炸响,向几人袭掠而来。

本来还在悠闲等待,可对手连身都不愿意现,甚至还展开了攻击,几人哪里还有时间考虑其他,都迅速向后退了出去。

隔着森林,莫说无法看清对方的身形,就是连对方的攻击也无法看到。虽然看不到,却可以从波动气息上判断招式的强弱。很明显,这见面礼一般的攻击,已经足以对他们构成威胁。既然看不到,那就只能退,退到至少能够确保自身不会被波及的距离之外去。

果不其然,在三人退后的同时,周围生长的树木,便尽数折倒,连同大地,一并向下沉了十余米的距离。森林中的树木强度,以强化者级别的武者,想要折断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眼前折断的树木,少说也有十几棵。十几棵树,俱是直径一米以上的古树,即使紧凑在一起,算上树冠也足有几百平方的范围,更何况这十几棵树四处分散,未曾聚拢。

“你是谁?”森林被劈开几千平方的空地,来人的身影也终于显露出来,盯着眼前的面具人,左从戎问道。

自从得知冥府以来,名不见经传的神人就层出不穷,先前的月轮和幽世明羽不说,就但是眼前这位,如果拿到阵营中,也绝对是一等一的高手。随意的一击便能造成如此程度的破坏,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泛泛之辈。

“轰!”

既然一开始就没有与他交流的意思,现在又怎么可能回答左从戎的问话,对方并未理会,举手抬剑,再次干净利落地斩出一剑。

直到这时,左从戎才注意到,对方用的居然是剑!也直到这时才注意到,原来刚刚那强大到令人心惊的招式,居然就是用剑劈出来的……

“快退。”感受到空气中再次出现的狂暴气息,左从戎疾呼一声,迅速向后闪身离去。

对方用的确实是剑,但是释放的剑招却与众不同,与其说是斩,倒不如说是压,一座山的压!

自从出道以来,左从戎遇到的强者无数,神人也大多数打过交道,甚至还与其中几位交过手,然而除了一个月前的幽世明羽以外,能够给他如此压力的,也只有眼前这位了。

“轰!”

又一记如山一般的强劲重压,三人再次向后闪出。虽然险之又险的躲了过去,但左从戎却清楚,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这般如走钢丝一样的行动,不可能持续的太久,身后的树木稍微密集一点,便有可能避之不及,无法避开,后果大概比这些折倒的树木,也好不了太多。

对手既然没有对话的打算,那么自己也不必再等待什么,一次次的被动躲避终究不是办法,还击,才是最好的防御手段。左从戎不再犹豫,抬手便是一枪。

“轰!”

终究还是量的差距,手枪射出的子弹,与横压而来的山,任谁想也不可能将两者等同对待。事实上也是,对方连看都懒得看,即使子弹附着了火元素,与那重压而来的大山相比,还是如蚍蜉撼树一般无力。

不得已,三人只得再次后退。不过,这次的后退,却让左从戎脑中闪过一道灵光。

由于对方大范围的攻击,也由于三人站位的问题。经过两次的躲避之后,三人所处的位置已经有了极大的距离,所以在第三次的攻击时,对方的攻击明显有了侧重向。目标便是左从戎。

至此,左从戎也想清楚了其中利害。在冥府看来,一个神人的威胁显然比两个强者要打的多,所以对方派出神人截杀,侧重的也只会是他,如果他离开的话,对方十有八九会追击他。虽然还没有找到可以应付对方的手段,但这样做,却至少可以保证索菲雅和海东岭的安全。想及此处,左从戎迅速转身而去,向森林里逃掉了。

“轰!”

果不其然,在左从戎逃掉之后,对方只是扭头看了看索菲雅和海东岭,之后迅速迈开脚步,向左从戎追了过去。

……

“果然追来了。”左从戎回头看了一眼,暗自思忖道。

随后,左从戎也不客气,一直处于半具现的大天使迅速动作,漫天的魔法阵图舒张开来,向身后丢出数百个初阶魔法。

“怎么不跑了?”将所有魔法击落后,见左从戎并未离开,反倒等在前面,持剑者终于开了口。他有点想不通,之前一直逃跑的左从戎,为什么要在这样好的机会下放弃逃跑。

“我还不能走。”

“不能走?”

“我还不知道你是谁。”

“等你知道的时候,你想走也没机会走了。”

“走不走得了是我自己的问题。我不能容忍自己在没有获得一丝情报就狼狈逃回帝都。”

“人人都谈尊严,可是却没有人真正认识尊严。所谓的尊严,只有活着的人,才有资格谈。为了这个可有可无的情报,把命丢在这里,值么?”

“我不会死,你杀不了我。”左从戎认真地说道。

两人虽然同是神人,但两者的差距却如天堑一般。这个差距持剑者清楚,左从戎也清楚,然而左从戎却没有表现出任何的畏惧,甚至就连他方才说话的时候,也没有丝毫动摇,他是真的认为对方杀不了他。

“哼哼……”看着左从戎的神情,持剑者没有说话,只是轻哼了两声,其中的不屑不言而喻。

“你追不住我,我的速度是真个阵营中最快的。”

“……”

“你不敢具现神域,你怕我识出你的身份。”见对方眼中还有不屑的神色,左从戎再次说道。

如果想杀他,用神域将他困住是最好的办法,既然没有具现神域,自然是有什么原因,头上的面具也是,除了隐藏身份,左从戎想不出什么原因能让他放弃这么具有优势的战法。

“……”

“左从文是你杀的?”

“不是。”

“……。你不是奥利西斯?”见对方否认,左从戎沉默了好久之后,又问道。

“不是。”

“你叫什么名字?”

“不能告诉你。”

“……”

“你猜的不错,我确实不敢具现神域。”

“?”

“但是我很好奇,你的速度,怎么能让你从我的攻击下全身而退。”持剑者挑衅意味极其严重的说道。

“那你试试啊。”左从戎挑衅似得说道。

“轰!”

左从戎话音刚落,持剑者的攻击便呼啸而至。虽然使来使去只有这么一招,可就是这么直来直去的招式,让左从戎找不到丝毫破绽,只能狼狈躲闪。本来在左从戎的印象中,这样强势的攻击必然消耗极大,无法持续使用,但现实好像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到现在最少使用了十多次,而且一路上两人在森林中来回追逐,也没有能够回复能力的时间,可对方却还像没事人一样没有任何异样,释放的攻击也还是一如既往的犀利。

左从戎迅速退了出去,躲过这一击。随后身形急速上掠,拼着身体身体受伤的代价,硬是在持剑者释放第二击之前将手挡在了对方正要挥下的右臂上。

对方的攻击虽然强劲,但是蓄力时间却也不短,几次的攻击之后,左从戎看透了其中的破绽,果然成功阻止了他。

“……”

显然没想到左从戎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突入到他身前,眼神中的不可思议一闪而过。但毕竟持剑者是武技者,左从戎只是一介魔法师,虽然成功阻止了对方的攻势,但却改变不了颓势。

持剑者此刻甚至都没有使用武技来迎击他,只是强硬地将右臂压下,迫使左从戎屈服。

烟台市莱阳中心医院怎么样
潜江市中医院怎么样
南宁最好的专治癫痫病医院
临沂哪家治癫痫病医院好
徐州市牛皮癣医院地址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