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召唤七龙珠 第一千四百四十六章 抗旨,朝廷暗流

2020/01/16 来源:随州信息港

导读

召唤七龙珠 第一千四百四十六章 抗旨,朝廷暗流“是的,不合规矩!”那三名文臣大声道。“不合什么规矩?”吴空问。“我大周帝朝,一

召唤七龙珠 第一千四百四十六章 抗旨,朝廷暗流

“是的,不合规矩!”那三名文臣大声道。

“不合什么规矩?”吴空问。

“我大周帝朝,一应国家大事,须当先由六部裁定,草拟‘条陈’,递交大周天帝陛下,若打回或通过,然后再作圣旨,明发天下。断断没有不经六部裁定,未有条陈,而天帝已定圣旨之事。”

一文臣话毕,另一文臣大声道:“是啊,若陛下之旨,绕开六部,还要我等六部做甚?”

吴空声音冰冷:“那是以前……先帝时常闭关修炼,不及关注国家大事,才由尔等代为处理一些琐事罢了。今朕新登基,天下事,吾皆可决,如何不能绕过六部而下圣旨?”

“然而,先经六部,而后天帝定旨,此乃成例,乃祖训,祖训不可违啊。”

“胡说八道,先帝既将帝位传给朕,那便是将大周帝朝的国事托与朕,以往之成例,乃以往之成立,自今日而起,规矩已经改了。朕觉得需要经过六部的,必须经过六部,朕觉得不须经过六部的,朕一意可决。”吴空霸气地道。

“陛下,规矩是否要改变,也应该先经由六部同意才行。”那三名文臣硬着脖子道。

“请吾皇三思!!”

众多大臣一起站出来。

只有三位王者,站于一侧,似笑非笑,九位前太子前太女们,在一旁眼观鼻鼻观心不吭声,还有“源初居士”这位指挥使,根本不吭声。

吴空眸光一闪,心下恼火。

这种时侯,难道不应该是他这位大周天帝的狗腿子们,跟那些反对派一起大声吵架,吴空居中调和,高高在上的吗?怎么需要亲自下场跟那些文臣们斗嘴,而且还差点有要输的征兆呢?

居然都不肯为当代大周皇帝分担,这些人,要之何用?

吴空虽知该如何辩驳这些文臣,但此时强行压制,只会惹来不好收拾的后果,而且也不想自己亲自上阵跟这些文臣们扯到最后。

所以,眸光森冷,恶狠狠地盯着那九位前太子前太女,还有那新上任的“督察暗卫”指挥使。

这一刻,源初居士站出来了,硬着头皮道:“诸位大人,此言差矣。”

众臣目光瞬间扫向源初,一副“你就奸臣”的样子。

源初居士冷着脸,道:“为人臣子,岂可行此逼宫之事?诸位大人莫非以为,众人一起联合起来,就能将圣旨驳回?若如此,以后是不是看到什么圣旨不顺眼,你们就可以一起驳回去?如此,大周帝朝,到底是谁为天帝?这大周帝朝,又是何人之天下?”

态度严厉,那些重臣们一个个色变。

有一个老头道:“大周帝朝,天下人之天下也。”

“我等为臣之道,乃上有过而誎,有何不地?”另一个文臣道。

“哼,上有过?今上何过?尔等不过为私心而已。”

“闭嘴,你这奸臣,今上贤明,蒙先帝让位,最是圣贤不过。若非你这样的奸臣蛊惑,当今天帝陛下,岂会不顾过往先例,不经六部而擅颁圣旨?”一名文臣大声指责。

源初居士大声道:“诸位口口声声‘先例’‘祖训’,但据本尊所知,前代大周天帝,要立十位太子太女,不知是否经过六部同意?”

众臣色变。

“不也是未经六部而明颁圣旨?诸位是否有违?”源初居士道。

那前大太子周继统,此时也站了出来,大声道:“不错,义父先帝,立十位太子太女之位时,乃天下最为重要之大事,也一样不需经六部认同,即可颁旨,尔等不曾敢违。如今新天帝在位,只是为朝庭稍增数个部门,方便提升办事效率,这等小事,尔等都违抗,莫非欺当今天帝年幼,尔等倚老卖老邪?”

此话一出,众位重臣倒抽凉气。

这话说出来的,不是别人,而是前大太子啊。力度与那源初居士自然不同。

只是,照样有人不甩这周继统,沉声道:“立诸位太子太女,虽是天下事,却同时也算是天家私事。此事我等六部一致认同,应以天帝之意为重。若是当今天帝陛下立太子太女,我等也是无话可说。然而,其它诸事,还须依足规矩。

“所谓无规矩不成方圆,无法则而天下不稳,无道则气运难行。朝廷诸事,自有一番规矩,若天帝陛下不顾以往规矩,如此,天下皆由圣意一言而决,天下便为天帝陛下一己之天下矣,要我等诸臣何用。治天下,归陛下一人而决即可,何须诸臣与天帝共治天下?

“若陛下不收回成命,一意强颁圣旨,不顾我等老臣意见,我等请辞。”

此话一出,其它大臣也一个个出声:“请陛下收回成命,否则,我等请辞。”

吴空气笑了。

祂奶奶的腿,不要这些大臣,莫非就治不好这大周天下了?

吴空还真想将这些大臣都给统统辞退。但是,不行。

现在辞退,转身就会被三王招揽过去,回头就向天下说什么当今天帝无道,祂们要以有道伐无道,重正乾坤,那就不好玩了。

三王巴不得有借口呢。

诸臣加入祂们一方,振臂一呼,天下必然是响应云集。

当然,如果吴空有前代大周天帝的威望,却是不怕这些家伙翻天,大不了全撤换新官~~员,但吴空不行啊。起码现在不行。

“呵呵,你们又要逼朕?”吴空咬牙切齿,眸光闪烁,直勾勾盯着那八位前太子太女。。

“汝等行径,非臣子所为。”其它“前”太子太女们也站了出来,指责那些重臣。

于是,朝廷上,开始了一番新的争吵。

一开始还是有理有据的,但渐渐地,各说各的,不管有理无理,各种说辞纷纷出笼,甚至有些大臣口出秽言,一个个指着源初居士破口大骂。

大臣们一开始不敢指责那九位“前”太子太女,但三位王者稍稍出声了,压住祂们的气焰,这大臣们就一个个冷嘲热讽,表面上是说这些太子太女们被人蒙蔽,才在这里说一些不该说的话,但实际上就是暗中指着这些前太子太女们在骂。

反正这些前太子太女们也没机会成为天帝了,之前没投靠的大臣们,根本不用怕什么,该说就说。

而吴空虽是天帝,但吴空之前绕过祂们而随意下圣旨,要多加几个监察百官的部门,这些大臣们都联合起来,背后有三王撑腰,吴空法不责众。祂们也不惧。

“好,好得很……”吴空看一面吵成一团的众臣子们,拂袖而起。

“退朝!!”

回到皇宫后院,吴空将九位前太子前太女们,一起叫到后面的御书房之中。

“今天之事,你们怎么看?”吴空问。

“祂们刻意为反对而反对,是为了让陛下您觉得,离开了祂们,没有祂们的支持,就治理不好大周天下。”周继统道。

“是极是极。”其它人纷纷应和。

吴空冷笑:“你们有何为何不敢说?明知祂们是不想被朕派有监管。好暗中与三位王者暗通款曲。今天之事,背后必定有三王授意。”

其它人都没敢吭声。

“朝堂之事,不论朕所说是否有理,你们所说是否有理,也不论祂们所说是否有理,最终都是要搅成一团乱,以此拖延,待到月余之后,新帝登基而无所作为,就失威于天下,不得不听凭祂们摆布了。”吴空道。

事实是不是如此,不重要,吴空这么说,那几位重臣,就肯定是如此了。

之后,吴空道:“诸位皇兄皇姐,虽然朕已登基为帝,但你们仍是朕之皇兄皇姐,师兄师姐,朕最为信任的,就是你们。”

众多前太子太女都只是苦笑。

祂们的本体都被弄进“贤臣阁”了,怎么不值得吴空信任?

“所以,朕决定,让尔等都进入‘督察暗卫’,各位都是兼领卫指挥使,同时,分别入六部学政。”吴空道。

众位前太子太女骇然。

吴空这是不顾群臣反对,直接就弄出那几个部门来啊。

但是,吴空跟群臣玩硬的也就罢了,为什么还非得将祂们几位前太子太女拿出来顶呢?这是要让祂们与群臣杠上,不得不跟吴空走啊。

“当今诸位重臣,诸位以为,谁可为贤臣?”

吴空这话一出,众人面面相觑。

这话不简单啊,“贤臣”嘛,那肯定是要进“贤臣阁”的。

吴空道:“诸位自选人手,分别成立‘督察暗卫’的一卫二卫三卫四卫五卫六卫七卫八卫九卫,源初居士则为十卫。各举荐数名贤臣,列入贤臣阁。若不是贤臣,那肯定是有过失,诸位身为‘督察暗卫’,也可像御史一般进行弹劾。从明天开始,诸位每天最少要联手弹劾两位‘不贤之臣’,可多不可少,但不可一次弹劾太多。”

众人眼晕。

吴空这是要玩大的,而且绑着祂们一起玩啊。

“陛下,微臣……”那前七太子帝方迟疑了一下,便想推辞。

“诸位都是贤臣,想必不会令朕失望。贤臣者,朕指哪,诸位就往哪。朕视诸位如手足如心腹,诸位当何以报朕?”

众多太子太女不敢吭声了。

吴空非要将祂们拉到同一列战车,祂们要么同意,要么……直接就镇压封印好了,吴空肯定不会客气的。而如果祂们被镇压封印,万一有朝一日吴空的帝位被推翻,有人攻打进入皇宫,祂们本体得解放出来,三位王者会放过祂们吗?肯定不会放过。别的大臣还可以放过,但祂们十位前太子前太女不行。

源初居士也一样。

“诸位且先下去,安排何人一起进入‘督察暗卫’,回头给个名单朕。朕会再下圣旨,‘督察暗卫’可便宜行事,是否有违国法似否加以责罚,由朕决定。督察暗卫,归朕直管,不论是大理寺还是刑部吏部礼部,皆无权管辖,所以,尔等可放手行事。

“只要不是正面与三位王者冲突,且被抓住把柄,朕保尔等无事!!”

吴空这是给祂们撑腰了。就不信斗不过那些大臣?

必须让祂们口服心服,然后,才能召集天下大将,齐聚帝都,把所有力量凝作一股,重整天下。否则……现在大周帝朝这个烂摊子,吴空还真没信心处理得好。

他的手段,粗暴直接,没有那么多美感,没有那么多的精妙计策,只求结果。哪怕被人说“无帝皇气量”甚至是“不通政~~治”,都无所谓了。他不是不懂,而是如今的大周帝朝,不能慢慢治理,必须要快。

什么政~~治妥协什么慢慢相互算计,什么徐徐图谋,全部滚一边去。

此时,让众前太子太女退下,就让那源初居士留下。

“圣旨,祂们可以不遵,说不合规矩,但朕,也可以强制推行。祂们可以不合作,但朕可以抛开祂们而行事,不需祂们合作。毕竟,现在这些事,不需推广天下,只在京都执行。

“然而,必须有足够的人手。所以……源初指挥使,你可考虑清楚了?”

吴空话声落,那源初居士就大声道:“是,臣必定尽全力,说服前朝遗民,归于大周。”

“好。就等你这句话了。”

吴空将源初居士带到皇宫中的某个神秘空间,那里就囚禁着前朝余孽的真灵,包括大荒国师。

前代天帝离开之后,是不会带走这些人的,这些人的真灵寄托于冥冥之中的零次元空间夹层,三四五六七维时空之中,有着少许因果牵涉之物。这东西,是维系祂们真灵让祂们真灵被困于这片区域的主要因素。

前代天帝如果带走这些因果之物,会有强者通过某些手段,推测因果,找到前代天帝的下落,因此,只能留下这些东西。

若是永生王,灭就灭了,偏偏永生主不死不灭,除非囚禁极久,耗尽气运,但那不知是多久之后了。

现在,这些真灵囚在这神秘空间的零次元空间夹层,周围弥漫着黑潮液。吴空是将黑潮液驱散,留下少许气息,就将那些前朝余孽一个个召唤归来,一个个重塑躯壳。只不过,新凝的躯壳,弱小到比大千宇宙之主还不如。没有足够的资源,是凝回完满的化身的。

源初居士就在此,将吴空的条件跟祂们一一说清。

“你这叛徒!!”远远听到里面有这样的话声沿着神念外放。

“若不归顺,则永受镇压,大荒帝朝,何时重生?若且归之,我等立下大功,彼不愿失信,授下‘荒王’之位,为一王国,则可重凝大荒气运。到时侯我等只要治理领地得当,等待大周衰落之时机,未必没有揭竿而起的机会。即便不能推翻大周,也可向外扩张,大荒帝朝回归,指日可待。若不然……休时才能有再起之时?”

里面那源初居士的说辞很令人心动,而且,颇有大逆不道之意,却不惧被吴空听到。

不知多久后,源初居士走出来,满脸喜意:“恭喜陛下,臣不辱使命!”

海淀区万寿路医院预约挂号
瓮安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大同治牛皮癣医院
南昌哪家治疗牛皮癣医院好
榆林治疗龟头炎费用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