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氪金武道 第110家 迷之自信

2020/01/16 来源:随州信息港

导读

氪金武道 第110家 迷之自信广袤的大漠,死寂的沙海。天边夕阳余晖洒落,满地黄沙闪着金光。宁休就这么站在沙漠中,四周满是鲜血残

氪金武道 第110家 迷之自信

广袤的大漠,死寂的沙海。

天边夕阳余晖洒落,满地黄沙闪着金光。

宁休就这么站在沙漠中,四周满是鲜血残肢。此次任务目标已然伏诛,接近宗师境实力的贼首,对于一般人而言确实棘手。

可在宁休面前脆弱地像个刚学会走路的稚儿一般,他看着手里从马贼头领身上拿到的信物。狂风吹过,地上忽然扬起了漫天黄沙,很快便是将这些尸首与血迹掩埋。

好像先前的一幕从来都不曾发生。

宁休回头看了一眼,转身离去。

这个任务并没有其他人一开始想得那么复杂,其中也没有任何陷阱,只是单纯的剿灭马贼任务而已。

而宁休之所以选它的原因也很简单,纯粹是为了避免自己被推到风口浪尖。在没有搞清楚当下状况前,短时间内他并不想和灵鬼怪异打交道,即使冷鹰讲过那两处地方形成的鬼怪与幽盟无关。

可出于本能的反应,宁休还是没有选择冒这个险。

回到集风镇,天色已然彻底暗了下来。

温度也是跟着骤降,沙漠地带就是如此,昼夜温差大得吓人。

昏暗的灯光下,宁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

鱼龙服,缭风刀。

竟是另外一个选择剿匪任务的捕快,要是宁休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叫做章阔。

而他几乎也在同时看到了宁休。

“宁兄。”章阔走上前,开口道。

宁休点头示意,开口说道:“想不到章兄也会选择同样的任务。”

“我实力不济,事涉灵鬼的案子,我又哪里敢碰。自然只能来这碰碰运气,对了,你找到那群马贼了吗?”章阔开口问道。

“没有。”宁休轻轻摇了摇头,神色不变道。

章阔看着宁休,沉默了片刻,这才开口笑道:“也是,这群马贼呼啸如风,再加上我们又不熟悉沙漠地形,哪有这么容易找到。”

“我们先休息一晚,明日一同前往吧,这样机会也大一点。”

踏~

话音刚落,宁休忽然停下了脚步。

章阔察觉到宁休的举动,不由开口笑道:“怎么,宁兄你是在怀疑我别有所图吗?你可别误会,进入神殿的机会,我可不会这么轻易放弃。只是我把这个对决延后,我们先一起找到马贼,之后再各凭本事。不然怕是谁都完成不了任务。”

“不是,客栈到了。”宁休伸手朝前指了指,开口道。“对了,你刚才在说什么?”

章阔顺着宁休所指的方向看去,明显愣住了,四周空气在这一刻瞬间凝固。

过了数秒,章阔这才回过神来,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发现宁休已经走了进去。

他看着宁休离去的背影,神情不断变幻,最后咬了咬牙,跟了上去。

......

整个镇子只有一家客栈,就是宁休他们眼前这间。

“这位客官,快请进。”掌柜的远远看到宁休二人,当即走了上去,含笑揖客道。

客栈规模很小,掌柜的是一个中年男子,他不仅是这家客栈的老板,同时也兼任店小二的工作,还要再加上厨师。

而等宁休他们坐下时,他已经麻溜地擦干净了桌子,同时给倒上了一碗茶水,笑道:“两位客官要吃点什么,我这就下去给你们做。”

“先来一壶酒,其余你看着来吧。”章阔开口道。

“好嘞。”

掌柜的喊了一声,先是给宁休他们拿了一瓶酒,接着转身往后厨走去。

“像这种边陲小镇的小店,想来也拿不出什么像样的饭菜来,宁兄,我们先喝酒吧。”说着章阔极其热情地拿起桌上酒壶,率先给宁休倒了一杯。

这时阵阵菜香忽然从后厨传来出来。

过了片刻,掌柜的终于从里头走了出来,一手里捧着一大碗热气腾腾的胡麻汤,另一只手则是拿着刚出炉的烤馕。

他将手中的美食送到桌上,弯腰笑道:“两位客官先用,这馕凉了就不好吃了,我下去再给你们整点烤羊肉。”

“不用了。”宁休这时忽然开口道。

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掌柜的站在身形,转身看着宁休,开口问道:“客官还有什么吩咐吗?”

宁休面无表情地看着掌柜的,端起手中酒杯,将酒泼在地上。

嗤嗤~

酒水刚一接触地面,立时升腾起一片白烟,其毒性之猛烈,可见一斑。

掌柜的看到这个情况,脸色煞白,方才这壶酒正是他给送过来的!

他看着宁休,慌忙挥手道:“我也不知道,这......这不是我做的!”

“我当然知道不是你做的。”宁休转头看着章阔,开口道。“章兄,是你下的毒吧!”

“宁兄你怎么会这么认为,来到这家客栈之后,我一直和你在一起,又如何能够下毒,况且......”

章阔急忙开口辩解,可他话还未说完,猛剑一道剑锋朝他斩去,剑还未到,剑风先扑面而来,凌厉的剑意刺地他脸颊生疼。

感受到宁休这一剑的杀意,章阔脸色大变,急忙抽出桌上的缭风刀,挡在身前。

铛!

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长刀应声而断。

紧接着一道剑光亮起,章阔顿时一愣,低下头,但觉喉咙处微微一凉,然后视线彻底陷入黑暗。

章阔高大的身子“轰”的一声,砸在木桌上,殷红的鲜血沿着桌角,滴落到地上,发出一声声滴答滴答的声响。

......

章阔死得并不冤枉,他实在是太过自大。不得不说他下毒的手段十分高明,毒药早已涂抹在他手指上,在倒酒的时候,只要将酒倒地满一些,自然便会碰到他的手指。而他所用的这种毒又无色无味,常人根本看不出酒水有异样。

最为关键的是,他运用了一个反向思维,因为在一般人看来,他就算想要害宁休,也绝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当着宁休的面去做。

只是宁休时刻注意着章阔动作,对方一举一动都逃不过他的眼睛,还是发现了其中异常。

宁休拿起桌上酒壶,直接将酒倒在了章阔身上。

这一次,酒水没有任何反应。

掌柜的看到这一幕害怕的说不出话。

惠城区水口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鄂州癫痫病治好费用
江苏白癜风医院
烟台治疗癫痫病方法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