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破修武帝 第199章、道心

2020/01/16 来源:随州信息港

导读

破修武帝 第199章、道心“鸣哥哥……”旁边的孙亭亭感到了萧鸣的情绪波动,她下意识地握住了萧鸣那颤抖的手。“我没事……”萧鸣摇

破修武帝 第199章、道心

“鸣哥哥……”旁边的孙亭亭感到了萧鸣的情绪波动,她下意识地握住了萧鸣那颤抖的手。

“我没事……”

萧鸣摇了摇头,他望向梦冰云,问道:“哥哥,他是否还好?”

“现在他正在闭关修炼,跟着神皇殿的掌门修炼,直到明年的轮回战,他就会出来,到时就是恐怖的存在!”梦冰云笑了,她的声音中透着一股向往和爱慕,仿佛在她眼里,萧贤是她的一切,她为其而荣,为其而乐。

“哦。”

萧鸣应了一声,心里却是一股巨大的失落。

他清楚,在梦冰云心里,萧贤是唯一的!与他哥哥相比,萧鸣永远都是个弱者,现在的他,虽然是凝脉境七重,但与涅丹境六重的萧贤相比,简直就是天与地之别。涅丹境的强者,恐怖一万个萧鸣联手,都会瞬间被捏死。

想到这里,萧鸣心里涌起了一股股不甘和失落。

“萧鸣……”秋宁注意到萧鸣的神情变化。

“我没有事……”萧鸣脸色极其的平静,他淡淡地道了一句:“我们走吧。”

“走?”

一阵冷笑声响起,梦冰云旁边的那名少女冷冷地道:“你杀死了昊师兄,就想走?你以为你能够走得了么!”

“xiǎo青……”

身后的梦冰云説了一声。

“师姐……”那名叫xiǎo青的少女,有些焦急地望向了梦冰云,道:“师姐,昊师兄是他杀死的,无论如何,我们都不能放他离开这里。”

“我自有分寸。”梦冰云脸色很淡。

“可现在……”xiǎo青紧张地望着萧鸣,深怕萧鸣会突然离去似的。

“萧鸣,你跟我回去吧,保证你没有事。”梦冰云平静地望向萧鸣,声音极其的平静,透着一股自信。

“不要跟她回去……”

秋宁和孙亭亭都清楚,神皇殿是华夏帝国唯一的神级武学堂,萧鸣这次杀了人,如果跟着回去,一定会被杀死。神皇殿是出了名的横行霸道。

“哼。”

xiǎo青冰冷地哼了一声,道:“你要是敢离开这里,我们就就地惩办你!”

“你敢……”孙亭亭脸色也凶了起来,她手上一凝聚,灵息汹涌而出,在手掌上聚出一道火焰,随时都会出手。

“亭亭,不要动手……”萧鸣挥了挥手,他的目光望向了梦冰云,道:“梦冰云,我杀死姓昊的,是因为他先动手,我来这里是出了错,我现在可以离开这里。”

“人已经杀了,你跟我来一次吧,我保证你不会出事。”梦冰云声音中透着一股不容质疑的语气:“毕竟死了人。”

“好……”

萧鸣diǎn了diǎn头,他回过头望向孙亭亭和秋宁,道:“你们两个先回去吧。”

“不……”孙亭亭和秋宁齐齐地摇了摇头。

“也罢……”

当下,萧鸣三人随着梦冰云回到神皇殿。神皇殿就坐立在神都的中央处,与皇宫相隔一道恒河,皇宫是整个神都最为堂皇、神圣、大气的,无论是建筑,还是装饰,都是天下之最,皇宫占地面积最为庞大,而比皇宫规模xiǎo的是神皇殿。在恒河的东边,太阳早早升起之处,那里雕楼画额、栋梁如龙、屋檐如凤,金碧辉煌间,秦式三段里的风格,在恒河东侧构画出一座堪比皇宫在建筑群。

皇宫坐在帝王山脉下,居高临下,东面平原,南北西三面都是帝王山肪,高入云端的高峰,如同婉蛇一般行走在帝王山脉上,众星捧月一般守护住皇宫,而面朝东边,是庞大的草原平地,一望无际,登山一般,有着一股一览众山xiǎo的气势,在恒河后方,就是大部分神都了,而在恒河对面,就是神皇殿。

整个神都,就是被两大建筑群所包围,皇宫和神皇殿。

在皇宫里,每天都会有两道太阳升起,一道是太阳,另一道是神皇殿从弟子晨炼里所涌出来强劲的灵息,金灿灿一般,从恒河东边缓缓地飘荡着,持续好几个xiǎo时。

此刻,正是晨练之际。

在神皇殿的中央炼神场上,几万名弟子整齐有序地排列着,在庞大的炼神场上排列出一道圆型太极,那一名名弟子在地上,手掐法印,暗念法诀,顿时间,灵息涌了出来,沿着他们的身体旋转着,三十六周天后,然后吐了出来,这些灵息不停地吐息,渐渐地,在那天空中,一道庞大的灵息波产生了。

那刻,萧鸣三人,跟在梦冰云身后,静静地往前走去。

两边都是一名名神皇殿弟子在晨炼着,一股股灵息冲天而起,萧鸣手紧紧地捏住,因为他感到,在这几万弟子中,凝脉境的多如牛毛,比他强劲的,恐怕就有几千名。

萧鸣旁边的孙亭亭和秋宁,脸色极其的苍白。

显然,他们也被这一股股强劲的灵息所慑。

梦冰云脸色平静,淡淡地带着萧鸣三人往前走去,穿过那道庞大的炼神堂后,众人来到了一间殿堂里,梦冰云淡淡地道:“你们先在这里等一下。”

説完,她往殿堂里走去。

四周很静,但炼神场上却涌来一股股强劲的气息,不停地压抑而来,这一股灵息恐怖如厮,强劲地压来,那刻,萧鸣等人呼吸都极其的困难,在殿堂里等待,无疑是人生的一种熬煎。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梦冰云去而复返,她望向萧鸣,道:“长老明天才处理这事,现在你们先跟我回去,借宿一宵,明日再来。”

也不容萧鸣説什么,当下,梦冰云往外走去。

萧鸣三人跟了上去。

从殿堂里走出来的时候,外面的炼神堂已经空空如也,所有的弟子都走了,显然,晨练已经结束了。在梦冰云的带领下,萧鸣三人走进了一间装饰豪华的厢房里,梦冰云道:“你们先在这里借宿一宵,尽量不要离开这里。”

交代了一句,梦冰云走了。

“岂有此理!”孙亭亭第一个按捺不住性子,气愤地道:“我们主动来,他们竟然还要如此怠慢?干脆咱们走了,让他们追!”

“亭亭,不但有异议……”萧鸣説道。

“鸣哥哥,我们直接走呗,干嘛留在这里……”孙亭亭有些不情愿。

“留在这里。”萧鸣道,他的声音中透着一股执着。

“这……”孙亭亭欲言又止,最后只是狠狠地挥了挥自己的衣袖。一边的秋宁望了一眼萧鸣,欲言又止。

萧鸣静静地坐在那里,他想平静下来修炼,但一闭上眼睛,脑海里就会浮现起梦冰云的脸庞,xiǎo时候那张稚气末干的xiǎo脸,十一岁那张红扑扑的脸庞,记忆中那一股股欢快的笑声,那一道道幽美的倩影,最后画面定格在那一刻,梦冰云在临别前,对他説道:“等我出来后,我就嫁给你。”

这一句,之前萧鸣觉得很儿戏,不可信,但心里,他却希望这是真的。

只不过,再次重逢后,梦冰云却不是当初的那个她。

一切都变了。

此番重逢,萧鸣还被重重一击的是他哥哥的恐怖。以往,他只清楚,哥哥萧贤是一个天才,但万万没有想到,哥哥竟然是如此的恐怖,在短短几年不到,就从淬体境突破进入涅丹境,而且还是涅丹境六重的存在。恐怕整个武魂居,都找不出几个涅丹境的,而神皇殿,涅丹境的恐怕已经是元老级别以上的存在!

神皇殿第一大弟子!

恐怕整个华夏帝国,都找不出第二个这样的存在!

这就是哥哥的恐怖。

哥哥是如此的强劲,他的前途将会是一片光明,在梦冰云眼里,萧贤将会是永恒的真命天子,任何一名修炼者,都会选择强劲的人作为道侣……

突然间,萧鸣心里有些乱。

他的思维不停地波动着,道心紊乱着,那刻,他手掐法印,暗念法诀,体内的灵息涌了出来,在体内不停地游走着,他念起了明灵大之法,静静地,他的思维和心灵平静了下来。

“鸣哥哥,你怎么了……”时刻注意着萧鸣的孙亭亭紧张了起来。

“没有事,捉紧时间修炼吧。”萧鸣睁开了眼睛。

“嗯。”

当下,萧鸣三人进入绝望土空间,捉紧时间开始修炼,而萧鸣也利用这一段时间来平息自己的内心。他一直暗恋着梦冰云,也许是因为梦冰云那一句稚气末干的句,他的心从此多了一个念头,就是娶梦冰云。这些年过去了,他对其迟迟不忘。正是因为这样,所以他才无法平静,以往无法平静,现在也无法平静。

任何一个修炼者,最忌的是紊乱的道心。

道心一乱,就意味着修炼随时都会夭折,任何一个强劲的修炼者,都有一颗坚定的道心。

在绝望土空间里,萧鸣完全无法静下心来修炼,而一个星期后,他终于决定了,要去问清楚梦冰云,当初的那一句话是玩笑,还是认真的,如果是认真的,他会坚定自己的道心去追求她,如果只是玩笑,那么就这样算了。

萧鸣也不是白痴,如果对方心里根本没有他,他也不会花痴一样!

黑龙江白癜风医院网上挂号
北京股骨头医院的具体地址
保定市牛皮癣医院
广州市哪家医院治牛皮癣好
宿迁治癫痫病费用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