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墨道归元第一百七十章他乡遇故知

2020/01/26 来源:随州信息港

导读

墨道归元 第一百七十章 他乡遇故知一片猩红之中,辟一夫的叫声像极了正遇害的小姑娘,尖锐高亢!但与远处噬血花方向传来的声音,根本不可

墨道归元 第一百七十章 他乡遇故知

一片猩红之中,辟一夫的叫声像极了正遇害的小姑娘,尖锐高亢!

但与远处噬血花方向传来的声音,根本不可同日而语,那边被噬血花施虐的皇武,叫得是如此悲情,完全是鬼哭神嚎。

顾墨不由得不满道:“老子尚未真正动手呢,你叫得这般销魂,意欲何为呢?”

辟一夫还待继续语无伦次的求饶,远方的哀嚎却嘎然而止!

噬血花疾射而回,急声道:“赶紧撤,来了更猛的!”

与此同时,顾墨阴极内世界的辕天鉴,也正持续发出危险的警告!

顾墨哪敢有半点犹豫,整个人立即往后倒退,恰好让噬血花重回自己内世界之中。

只见眼前丛林,一大群五色斑斓的蝎子,正汹涌而出,奔腾而来,那疾速的爬行速度,骇人极了!

它们一发现辟一夫这猎物,马上一拥而上,那毛骨悚然的骇人情景,可怜的辟一夫只能歪过头看着,他双手被钉在地上,根本无从逃脱,他原本那销魂的尖叫,瞬间直刺云霄,变为极致的哀嚎,其中还夹杂着血肉被嚼动,骨头破裂的声响……

顾墨心中惊骇,脑海里首先浮现的,是当天在沙族世界的深处,如海洋一般的彩蝎大军,蔓延过他们营地时的情形,当时柳长空还如临大敌,事后十分庆幸的表示,没遇上驱蝎者,也就是传说中的蝎宗门徒。

没想到,蝎宗也逃来了这岩石世界,还藏身于这连云山脉吗?

不过最叫顾墨心惊的是,在蝎潮末尾的上空,竟还有一位一头白发的中年人,他面色蜡黄,徐徐跟在大群彩蝎的后面,双脚离地半尺,就似飘荡前进一般,仿似鬼魅!

不问而知,那自然便是蝎宗门徒,传说中极为恶毒暴戾的存在,每一个蝎宗门徒,都是从极致的死亡竞争里走出,所到之处,定能带来腥风血雨……

他乡遇故知的美好,只促使顾墨加快倒退的脚步,退出足够的距离,正待转身,疾射离去,全身却为之剧颤!

原来这鬼魅一般的中年人,双目忽然有了焦点,那焦点恰恰正是顾墨的身上!

顾墨只觉瞬间如陷冰窟,整个人从里到外,都微微颤栗起来。

对方已经将气机彻底锁定自己,一旦动手,自己绝无幸免!

他勉力张口道:“灵阳绿洲、圣荒城、寻龙部落、仙人掌部落、蝎宗门徒……”

那些在沙族世界里熟知的名字,他连忙一鼓作气的喊出,只望人家念及同是“沙族世界老乡”的故人情,能手下留情!

当“蝎宗门徒”四字喊出时,中年人的双眼闪过了慑人的光芒,顾墨只觉全身一松,压力顿消,他哪敢再有半分犹豫,一转身,御风七绝使到极致,疾速离开这是非之地。

辟一夫的哀嚎,转瞬间已是无声无息。

顾墨不敢有丝毫停步,辨认着位置,一路往着顽仙谷营地的方向,狂奔而去,心里后怕的想着,刚才生与死,只是差之毫厘,那样可怕的家伙,在蝎宗门徒里排名,恐怕也是极为靠前吧,谁知道此时这连云山脉里,还藏有多少蝎宗的人……

一旦他们和土著势力发出冲突,极容易殃及池鱼啊,想到这,顾墨已下定决心离开这是非之地,谁知身后这连绵山脉,什么时候就被无穷无尽的斑斓彩蝎给覆盖了。

一路疾奔近顽仙谷训练营的营地,已是几个时辰之后,顾墨这才重新调整呼吸,故作若无其事,回到那石屋营地之内。

负责守卫山道的弟子,看到顾墨一脸苍白的模样,不禁调笑道:“这位师弟,莫不是遇上山鬼妖魅,被吓破魂啦?”

顾墨正容应道:“不是,不过遇到的比普通的山鬼可怕多了。”

这话不好笑,但对方哈哈大笑,只觉是一天无聊生活里难得的调味料。

听到顾墨是要准备通过训练营的考核,虽嘲笑顾墨的不自量力,还是亲自引路,带到大胖子徐长老的石屋前。

守山弟子道:“哦,对了,师弟,还不知你叫什么名字啊?”

“路修远。”

守山弟子嘴巴马上张大了,重新合拢后,原先调侃的神情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是一种尊敬与讨好。

“嘿,原来是路修远师弟啊,前面师兄跟你开的玩笑,你可千万不要放在心上啊。”

“和师兄谈笑十分愉快,师兄不必多虑。”

“……”

路修远这名字,已经开始得到顽仙谷的重视。

屋内的徐长老自然是一脸笑容相迎,那满是欢容的模样,更像是世俗的商贾遇上了大客户。

顾墨觉得自己在他眼中,此时定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笔政绩。

一张方形的沙盘石桌前,徐长老与顾墨相对而坐。

徐长老道:“修远,虽说你在连云山脉里,已经有了声名,但规矩不可废,应有的考核,可一项也不能少,希望你能明白!”

“那是自然,还请徐长老出题!”顾墨恭谨应道。

“甚好,你且看清了!”徐长老从笔筒里随意取出一支地纹笔,便往方形沙盘上随意几笔,勾勒出一幅类似纹身谜题的题目。

对于这样的题目,顾墨在连云山脉里,为了可以不风餐露宿,着实研究过不少,对方没有为难,所以答案自然一目了然。

他也取出纹身笔,在沙盘另一边,飞快写出答案。

徐长老微微颔首,眼中闪过满意之色,长袖一挥,沙盘已恢复平整,他又重新写出另外一题。

小半时辰之后……

徐长老终于收笔,微笑道:“连考你十题,你都能不经思索答中,果是可塑之才!”

顾墨连忙道:“都是全赖徐长老教诲!”

徐长老点头道:“说的也是!”

啊,你老人家的脸皮也太厚了吧……

“话说回来,你一堂周课都没上,这于理不合啊。”徐长老又道。

“这……”

“我帮你补上签名便是!”徐长老取出一本记名册,果真开始为顾墨补登签名了。

顾墨不由得暗暗腹诽,原来先前还低估你老人家的脸皮厚度了,为了坐实他教导有方,他竟然篡改训练营的课堂记录。

徐长老收起记名册,看到顾墨没有表示任何意见,脸上更是满意,又道:“好了,考核还差最后一环,修远,你需要回到山上,亲自抓回两只石猿,演示纹身图案。”

顾墨心中一紧,他那阵若隐若无的心惊胆战感,尚未完全退去,你现在要我重回山上?老子可只想赶紧离开这处是非之地啊……

安阳市中医院
长春牛皮癣医院哪个权威
哈尔滨牛皮癣医院都有那些
长春牛皮癣医院
张家口最好的男科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