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贾平凹谈遗憾“毕业”

2020/03/27 来源:随州信息港

导读

当代人画画;一个是为展览而画, 一个是为市场而画,为个人而画画的太少 藏:你说过当代人画画;一

  当代人画画;一个是为展览而画,

  一个是为市场而画,为个人而画画的太少

  藏:你说过当代人画画;一个是为展览而画,一个是为市场而画,为个人而画画的太少。

  贾:这是现在的风气。我看过很多的书法绘画展览,感觉在广州、北京、西安看过的大致都一样。你这样画,他人也这样画。大家都在学一种画风,中国画坛只有几种面貌。拿字来讲,只有几种字体,都流行那种东西,你是南方人还是北方人,写得没区分,我不知道你是谁。一看都下功夫了,也很漂亮,但永远不知道是谁,只有那三四种模样。画也是,好多都不感动人。故意把人丑化,把房子弄倒了,我觉得也没意思。

  藏:是由于不是给自己画画吗?

  贾:对。所以他们那些画不感动人,我从那里面也读不出啥东西。你说那是画的山水,我也看不出是啥山啥水,不感动。他们的画是故意而为,故意后娇柔造作的东西就特别多。现在能让我眼前一亮或心里1颤的画太少了。

  藏:这与现在的展览制度评审制度和商业化有关系?

  贾:现代人自我的东西少,人太急。

  藏:一览无余画和写作在你心里占的终生各是多少?

  贾:写作是最主要的,字画是业余的。古人说“余事”,一览无余画对我确实是余事。我的画卖得很少,由于画得不多,画出来也不舍得卖。字相比画要快些,但写得好也不容易。写文章挣不来钱。一览无余画掐钱比写文章来很多,要养家糊口呀,但写作是我安身立命之本。

  藏:如果你给自己所做的事情排个序,你觉得自己首先是个作家,还是书画家?

  贾:现在不好说,我曾有过这样的想法,如果不让我写作了,或者写不动了,我就弄字画去了,如果字画弄不动了,那搞啥都行。其实,我在字画上下的工夫不多,他人整天临贴临摹,而我很少。后来我想,临贴临摹也不一定成功,我在别的地方(像文学上等)借鉴好多东西,画的完全是我自己想画的画。

  藏:你的大量收藏,也是你为艺取法的一个很大资源。

  贾:其实你下最多功夫的地方,不一定收获大,无意间可能会更好。

  藏:你认为你的画是画是“文人画”吗?你怎样理解中国的“文人画”?你觉得当代中国是不是还存在“文人画”?

  贾:我没有具体思考过,但我觉得所谓的“文人画”起码画里要有自己,有趣味,更接近文人气质,看了会让人喜欢,“文人画”含的信息量很大,从画里能读出更多的东西。再看古人着名的大画,让我画我也画不了。那要有扎实的绘画功夫在里面,有技术性的东西,这是我缺少的,但我的想象力不比他们差吧。

  藏:你参加一些字画协会组织的活动吗?

  贾:我没参加省、市的尽收眼底画协会组织。有一点我很难理解,就是国家的展览(由政府出面的)只通知美协、国画院,体制外的人永久没门参加。

  藏:这是个文化形态的问题,其实一个艺术家的价值给恰在于他独立的思考。

  贾:对。我一直反对书画参与主题性的展览。

  藏:你最喜欢哪些画家?

  贾:喜欢齐白石,他不画重大题材,就是画的日常生活,但画得很淳朴,有感情有趣味。他不像徐悲鸿,里面含有爱国抗日的东西,他只是关注自己的生活。当时,要是有评判的话,齐白石肯定不如徐悲鸿,但时间长,就未必。美术嘛,就是文娱大家。

[NextPage]

  藏:但徐悲鸿还是有眼光,他对齐白石的评价很高。金农的画,你喜欢吗?

  贾:金农我喜欢,但看得不多。8大我也喜欢,但学不来。

  藏:我看到你的画中有几幅借鉴了八大,改选得很有意思,是另一种感觉。

  贾:八大的东西,你必须建立在很熟练的技法上,我现在脑子里有很多意象的东西和画面,却画不出来,表现不出来。

  藏:你画的气质都是从你收藏的石雕造像里面出来的。

  贾:对。我喜欢大气些的东西,我收藏的东西要各个符合这些,还要有趣味,不要太精致、太甜。

  西方写实性的多。西方艺术开头是实的,越走越虚;

  我们开始是虚的,越走越实

  藏:西方的画家呢?

  贾:西方写实性的多。西方艺术开头是实的,越走越虚;我们开始是虚的,越走越实。我有次去美国,看了一批油画,并不是学中国,但有些中国画的味道,还有些意思。

  藏:现代人寻求精致化,这恰恰削弱了艺术的气力。

  贾:对。所以我一直反对分散文、小说、诗歌,小说里又分工业题材、农业题材、林业题材、校园题材等。最后只剩题材,没有艺术了。

  藏:其实还是没有参悟到艺术的本质。

  贾:古人讲,文如其人,画如其人。那是文和画要到达一定程度了,文和画才表现他本人,但现在好多作家、画家,还没有到达人和文、画统一程度,固然从他们的文和画中看不出作者是个什么人。

  藏:一篇文章里说贾先生最怕人求字画,美女除外。

  贾:没有(笑),那是朋友的玩笑话。

  当代艺术? 我关注着,喜欢着

  当代油画家做的那些实验,

  不论怎样他们最少把那股风给吹过来了

  藏:你关注当代艺术吗?像方力钧、刘晓东、 这些画家,你怎样看?

  贾:我关注着,喜欢着。其实我开始接触文学,写小说时吸收外来的东西,最早是从美术理论开始的。外国现代美术理论我看得很多,好多文学理论是从美术理论鉴戒的。我一直关注美术界的变化,在中国,最开放、最有现代意识的是美术,所以当代油画家做的那些实验,不论怎样他们起码把那股风给吹过来了。其实,每类艺术总得有人开路,有人走过去,走过去了砸死好多人,却把路走开了。藏:他们开辟了一种可能性。

  贾:我对这些人很尊重的,由于他们很容易就牺牲掉了。每次1革命,首先革命的不一定会成功,但必须有这些人。

  藏:你对现在的生活状态满意吗?你理想的生活状态是怎样的?

  贾:还可以,就是太忙。有时发感慨说去山区、郊外买一个院子,也不电话,也不来人,种些菜,不受打扰,但这不现实。真正把你放那,你又不习惯了。现代人已经变异了,你怎样也不适应,还想在灯红酒绿的世界,人怎样都不适应,怎样都不自在了。

  藏:这里面是不是有个自己把握的“度”?

  贾:人很复杂,你吃饱了,吃海鲜多了,想吃山珍;山珍吃多了,又想吃海鲜了。像我当年在农村,现在在城里生活,想之前的生活,实际上真正回去我受得了吗?
 
  (编辑:李锦泽)

奥利司他胶囊会反弹吗
更年期月经不调怎么调
月经量多吃点什么好
小孩积食怎么快速消食
标签

友情链接